【香港家书】「活在观塘」创办人袁智仁
2017-09-30

四哥∶

 

20年后的观塘,我们还会认得吗?

早前,观塘裕民坊的地标,美式连锁快餐店旧麦记结业,引发数百位市民拍照怀念,致谢送别。重建令观塘面目全非,重建后的观塘,又属于谁人呢?

 观塘市中心重建是香港史上最大型的重建项目,重建地盘面积是朗豪坊七倍,服务60万市民的市中心,被迫变天,珍贵的市区土地何去何从呢?这不仅街坊的事,也是全港市民的事。

观塘市中心重建的讨论已经接近30年,从市建局前身土地发展公司于1990年提出观塘重建的设计,到2013年的仁信里清场,当年四哥你也在现场,及至物华街小贩市集亦遇上抗争,被质疑无法「无缝交接」,影响小贩生计,直至本月市局方提出新修订方案,不断引发争议。

有人批评市建局在观塘重建「走数」,大幅改动发展方案,删去鹅蛋型地标政府合署和阶梯式公园,没有谘询公众,换来区议会谴责,我们毫不惊讶。连同波鞋街重建项目,一个月内引发两宗「走数」事件,所谓「民无信不立」,局方如何再取信于民呢?局方向城规会提出新修订方案后,我们在短短两星期内,收集超过500位市民反对市建局方案的意见书,可见街坊关心社区的未来。

我记起曾听过市建局分区谘询委员会前委员、居民代表刘伟忠跟我说过鹅蛋形地标设计由来∶「在谘询会上,我曾说过观塘在飞鹅山下,是个生金蛋的地方,当时的设计师用了这概念,所以最后用了球型建筑物的设计。当时市建局亦以球形建筑物作收楼卖点。虽然有委员指这建筑物外墙难以清洁,其后决定保留,今天最终反口。」这故事不单反映刘先生愤怒,这决定也无视当年参与谘询的8万5千位市民的结果。

市建局因为修订谘询不足,表示愿意致歉。但是这道歉太廉价,因他们没反思谘询过程,亦没主动与市民沟通,反而「斩脚趾避沙虫」,不于发展初期提出未经详细研究可行性的构想图,是企图避开「走数」的指控,这种做法令公众更难了解发展。

随着时代改变,设计难免有改进,但一切必须以民为先。局方强调空间的数量, 却无视空间的质量。局方强调增加休憩空间的面积,但当中有 4598 平方米属于私人管理,占总数三分一。私人管理的空间对公众使用可能有严格限制,包括使用时间和用途上都受监管,而将来休憩空间大都置于平台上,畅通程度难与目前四通八达的裕民坊街道,自由出入的公共空间比拟。

街坊反应最强烈莫过于大量增加商厦高度,由260米增至285米,增幅近一成,达60层高,破坏社区景观。增加商厦高度只为取得更多海景,令租价和楼价更高,对社会没有裨益。

局方以有法庭官司为由,提出新的重建修订方案,但却回避安置问题。目前约有一百户档口在裕民坊经营,谋生养家,包括∶与局方有逆权侵占官司的药房。不过局方没主动接触档口,反而负责跟进重建街坊个案的社工队,人手被大幅削减。另外新修订方案分拆重建,率先重建观塘港铁站旁的前观塘赛马会诊所和前政府合署的土地,间接减少裕民坊人流,令商铺难以营生,被迫结业。这是局方乐见的安置政策吗?不安置档户,反而大幅修订之前的谘询方案,这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的决定。

重建,令观塘变成死城。昔日工业年代,欣欣向荣,观塘是繁荣和生气的同义词,今天却乌灯黑火,令人惋惜。

四哥,重建令你的小贩生活难以维持。声称以人为本的市建局,希望真的以香港人为本。香港有很多高楼和豪宅,但只有一个观塘,留着社区特色,改善街坊生活,不只是空中楼阁,必须与民共议。

希望市建局还我们一个更宜居的观塘,减少项目地积比例,保留街道特色和小店,增加市民可用公共休憩空间,但一切能否落实视乎局方是否愿意舍弃地产的盈利。

 

原人

2017年9月30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