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港大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助理讲师 阮颖娴
2017-10-14

阿恩:

之前你说想找地方住,其实1000至2000元真的连床位也租不到,而且你一个单身女子,即使有也不要住。今次我找到一个四人合租的单位,每月1000元租金而已,你有兴趣可看看。

之前你说很羡慕我可以搬出来住,有自己地方,其实我并无选择。还记得搬出来的前一晚,凌晨三时还在医院验伤,早上六时仍在警局录口供,警察说:「屋是你家人的,我们无法叫你家人走。如果你有能力搬走,就离开吧。」

其他人批评我,说年轻人应该在家里住,储多点钱,不应该要求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哪有选择,我弟弟也不敢回家住,伤心的事不要再提了。不过原来很多人都有这个问题。有一位朋友跟别人合租私楼,月租16,000千元,他付7000元租金,问他为何不回家住。原来小时候,他爸爸会因为与他无关的事,将他吊起来打四五个小时。所谓「相见好,同住难」,为了维持仍然可见面的关系,宁愿交租也不回家住。土地问题,令良好家庭关系成了某些人的奢侈品。阿恩,You are not alone!

其实就算晋身专业人士的同学都面对同样问题。邻班那个阿思是会计师,已经升到经理级,竟然跟我说非常羡慕我。原因是家里6个大人住在200多呎私楼,整天沸沸扬扬永无宁日,家庭和睦但完全无私人空间,4个人迫在一间房里睡,公司放假还被妈妈质问说为何留在家中。后来楼换楼搬大50呎,她需为家人供款。我想她要自己出来住是绝对租得起的,但不舍得。还有做大律师的嘉嘉,已经上了轨道,每月赚六位数。早前听她说上班太远,想搬出来,但没有动身。问她为何,她说:「律师楼已经要交一份租,我不想交两份租」。

现在租金和楼价升得太高,青年空间备受压缩,我们没有办法用合理的成本换取合理的生活空间。10年前,300呎的楼月租只是6000元,现在升了一倍有多,但25至34岁青年的入息中位数只是升了6成,即是说我们负担更大,或者只能压缩生活空间。

上一代经常觉得是我们问题,但其实这是时代问题、世代问题、社会结构问题。我有个同事是大学文员,他是60后,虽然人工相对其他工种不高,但收入稳定,当年买楼容易,现在那层楼已值1000万。另一位大学同事是讲师,收入比文员高,比文员同事迟了10年入行,也在差不多年纪买楼,讲师所付的首期40几万元,现在楼价大约500万元,但楼龄旧,他说如果早十年入行,那层楼可以是1000万元。

他们都不用靠父母,去到我们这代,不靠「父干」,很困难。有位律师朋友刚买了1200万元的楼,母亲给了他600万元首期。本来他跟妈妈关系极差,他说这600万元买回了亲情。在大学校园,有同学已经谈论谁的妈妈在Year 2已帮他买楼了。只是几年前,我们的大学时代同学只是炒炒股票,还未去到谈买楼的,然后毕业时楼价已经很高,到储到钱时楼价对于正常青年来说已经是天价了。根据统计数字,超过8成青年月入少于 25,000元,如果不是靠父干,不是排公屋、买居屋,安居置业与这些青年无关。

特首现在说有「首置楼」,你可能可以去买。入息上限单人是34,000元,家庭是68,000元。其实单人来说,一个人出去租楼都一万几千,所以34,000元的上限是可以的。但对家庭来说,两夫妻月入6万多元,其实租楼买楼都绰绰有余,压力测试亦可以通过,政府应该多帮助收入较少的人。建首置屋不如建居屋,起码能帮助收入较低的人但不符合公屋资格的人。

至于增加「绿置居」就更不公平了。有些人住公屋,两个人月入86,000元,三个人月入110,000元多,都不是超级富户,不用迁出,更可以以绿表身分,用百多二百万就买到一层楼。原来只要有过公屋身分,就可以千多两千元住公屋,更可以再平做业主,甚至享受资产升值。有网民很多年前说「住公屋得天下」真的很对。本身建公屋的地变了做「绿置居」,排公屋的人可能又要排得更久,好惨。

其实我们只是想以合理价钱,换取合理的空间。上一代根本不明白,他们享有天时地利,生于经济爆炸向上的年代,人工一年加百分之十几二十,普普通通地成家立室,买楼结婚,就已经可以置富。我们年轻人的苦况是,在大富翁游戏行了100圈后才加入战团,地图上酒店林立,每行一步都要交租给过路钱。「父干」越来越重要,努力就显得无用。我们明明跟上一代一样,努力上进,只是生不逢时。

阿恩,你看看我给你的租屋广告吧,稍后再约你吃饭。

Vera

2017年10月1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