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判词: 孔允明 对 社会福利署署长
2013-12-18

基本法第三十六条订明,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利。劳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护。以下是终审法院在孔允明对社会福利署署长一案的判词节录。



在判词的第四十九段,终审法院交代了判案的准则。法庭强调,如果政府为一项宪法权利加设限制,背后一定要有一个正当而合理的社会目标。政府或者可以很简单地说: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悭钱」。但如果政府只为了节省金钱,而放弃了一项重要责任,那「悭钱」便不是一个合理目标了。法庭举出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 如果政府为了节省金钱,而减少一半救护车或消防车,危害到公众安全,这样「悭钱」便不会是一个正当而合理的目标了。在本案中,政府说他们为综缓申请者设立七年的居港限制,目的是节省开支,确保福利制度可以持续下去。

在判词第九十段,法庭指出政府论据并不充分。在过去十年,社会福利开支,特别是综援开支,无疑是显著增加了。但根据2003年3月的社署报告,只有百分之18的新来港人士领取综援。而且,在全港综援申领者当中,新来港人士一般只占百分之12至百分之15。

在判词的105-106段,法庭特别提到有一种论点认为,定下7年居港限制,是想给这些居民时间,贡献香港经济。但这种观点明显忽略了一批人。大多数申领综援的新来港人士都是妇女。他们来港家庭团聚,负责照顾子女,很难再寻找工作。她们照顾孩子,为我们社会提供了极具价值的贡献,既缓减社会人口老化,亦帮助孩子融入社会,避免家庭离散。在这个情况下,要有七年经济贡献才可以领取综援福利的说法并不合理。

类似的案例其实在南非亦发生过, 案例名为KHOSA 对社会发展部长。根据当地社会救助法,只有南非公民才有资格领取指定福利补助。但KHOSA只是南非永久性居民,并非公民,所以他提出司法覆核,认为永久性居民应该跟公民一样,享有同等福利。法庭认为永久性居民是南非的一分子,不给予他们享有相关福利,并不公平,而且歧视他们。永久性居民申请不到福利,对他们的生活和尊严都有很大影响,这些影响远超过政府在财政跟移民方面的考虑。所以,法庭最后判KHOSA胜诉。

制作: 袁梓佩

文字整理: 廖淑华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