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之手
2013-12-31

*此报导获「第14届消费权益新闻报道奖电台新闻组别银奖」

制作: 袁梓佩

消费者委员会发表「杂货零售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两间大型连锁超级市场百佳及惠康,利用议价能力向供应商施压,并限制商业行为。事后,百佳及惠康都异口同声否认,但实情呢?

「很明显欺压,欺压多年!你还是如此狂野,不行的!」



中小型食品供应商老板陈生跟百佳合作十三年,生意额由每月几十万,跌至每月一万几千。「曾供应予超市的人,大部分生意额严重萎缩,去到最后,就像我的结局一样,我要自动退出。」

陈生认为跟百佳合作,有如跌入黑洞,一切由上架费开始……

「一般大超市,全线有二百多间,它不会让你一次在所有分店上架,通常只上四十间,一种货品,我们称为一个条码,一个条码四百元,一间铺,只是一间铺!

但现在不只四百元,己高达六百八百元。」

我们调查后发现,部分大型供应商甚至要付每间超市分店1000至3000元不等的上架费。但上架费只是超市入场费。陈生表示往后超市会再抽取他们至少四分一的毛利。

「一上架以后,它为你放在一个『好靓仔』的位置,陷阱就随之而代。货品不会永远好卖,销情总会跌,一跌,超市就说『你的货不受欢迎』,把你的货由人体的视线,降一级,去到人体的非视线,那么销售量一定会跌。销情再跌,再放低一格,它一直降,直至人脚踢到!」

「你问为什么它收如此高昂上架费,『咁快又掟番落地下』,因为第二个品牌又来了。所有供应商要先付钱才可进超市,这是超市的固定收入。第二个品牌又来,它又重复同一番程序。」

陈生分析,不论货品销情好不坏,超市都有所对策。「你的货品销售量好,它另外找厂商生产属于它的百佳牌,优惠牌,就放在你的货品旁边,比你便宜两毫,你会发现百佳卖的货品大部分都是百佳牌或大品牌,因为它一直把不同的牌子筛选掉,把中小企都榨取得一乾二净。」

供应商付了上架费之后,还要根据合约条款,定期支付一系列杂费。陈生向我们提供百佳在2013年向他提出的交易条款建议表,一共有七个项目。

  1. 商业折扣,百份之四
  2. 损坏货物津贴,百之零点五 (不论货品损坏与否,供应商一定要支付全数)
  3. 保证回赠,百分之一
  4. 分货费(陈生指他们送货要替百佳分货,先拆开所有货品,再按指示分派去指定位置)
  5. 节庆及大型活动赞助,每年三万五千元 (百佳庆祝节日可能会卖广告,供应商必须支付全数,不论广告内容有否包括其产品)
  6. 特别货格租务费(包括收银机旁的货格),每年一万五千元 (不论供应商有否租用以上货架,都必须支付全数。)
  7. 推广赞助,百分之一 (供应商必须支付全数,不论推广内容有否包括其产品,因为「百佳生意好,你的生意自然会好」)

 

大部分大型连锁超市,及个人护理店,都有陈生口中的「不平等条款」, 「我曾与屈臣氏交易, 生意额不足支付推广费,屈臣氏便把这笔款项交给收数公司代收,『好俾钱嘞喎,如果唔系我日日打嚟!』,我生意都做不到,你还要迫我,谁还够胆跟你做生意呢?」

「所有屈臣氏分店装修,它会收你一间三百元的费用,有二十间铺,佢就收你六千元,太疯狂了! 」

除2013交易条款建议表外,陈生还向我们提供了他与百佳在2011年签订的合约,我们把两份文件交给消委会竞争政策研究小组主席郑建韩,分析条款会否违反将来的竞争条例

「没有一条条文会违反将来的竞争法」

香港的竞争条例管不到超市这些疑似不公平贸易行为,那外国的竞争法又管得到吗?「合约要供应供商分担广告费,无条件下收回卖不去的货物,还要减价,也要收行政费,这些在日本韩国的竞争法及英国的超级市场行为守则都有规管」

要堵塞香港竞争条例的漏洞,郑建韩认为可以仿效英国的超级市场行为守则。「守则的精神,是超市不可以巧立明目收费,违反守则就会有后果。」

我们就陈生的指控向百佳及屈臣氏查询,得到以下回应:

「百佳绝不会向任何供应商施压以影响市场价格。我们尊重并履行合约精神,一直与供应商维持专业和合符商业道德的合作关系。在百佳而言,占九成的特价货品推广项目,皆由供应商主动提出,他们对百佳的市场推广策略有十足的信心,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产品优惠推广会令销售量增加,从而带动其盈利增长。」

「屈臣氏尊重并履行合约精神,一直与供应商维持专业和合符商业道德的合作关系。屈臣氏绝大部分的货品推广项目,皆由供应商主动提出。」

供应商指超市的不平等条款令他们生意难做,小店老板就指超市令他们难以生存。

「超市有条数要MEET,MEET不到个TARGET,怎么办,就找供应商,『唔得喎,我同你攞咁多量,点解有人可以平过我』。」

张生是一个士多老板,多次受供应商施压。「很多饮品公司,他们会主动向你『提点』,如果你卖太低价,他们会主动说今期没有优惠,他们不会用『加价』,或『断货』等字眼。 但会以「天价」供货,比你自己去超市买还要贵。」

张生不止要面对定价受制肘,货品种类亦受限制。「例如可口可乐,我们零售店永远拿不到六罐装、八罐装可桨,又或是九包装柠檬茶,维他,阳光那些,很多客人问有没有六罐装、八罐装,没有呀,我去百佳买,不是我我唔想卖,而是被人剥削卖产品的权利。」

张生口中向他「提点」的供应商代表通常是客户经理。王生入行八年,做过各大品牌的客户经理,负责与超市及其他零售商洽谈价格及货量。王生承认超市会质问他:「为何对手可以卖如此平宜, C字头和S字头牙膏,药房可以比百佳惠康万宁便宜20% 或 30%,他们想赚少一点,想要多些客人,百佳惠康就两样都想要,又要赚得多,又要多客人。超市买手经理会语带威吓、说粗话,『问候你屋企人』,威胁不跟你落货,他们生意份额很大,间中都要支持下他们些(不公平贸易)行为。」

消委会竞争政策研究小组主席郑建韩表示,超市向供应商施压,要求士多药房不要平卖,这是设置最低零售价,很大机会违反竞争法。我们就张生和王生的说法向惠康查询,得到以下回覆 :

「惠康一直尊重市场自由竞争,并重视与商业伙伴包括供应商建立良好关系。惠康与供应商订立的协议,是在双方同意的前题下签署,超市一直尊重合约精神。」

制作: 袁梓佩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