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史教育学会理事—方耀辉
2017-11-04

亲爱的哲翷:

这么快又写信给你,是因为很想、很想分享我的现在心情。

二零一七年十月,对我来说,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心情尤如过山车一样。

喜的,是非常感谢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送给我会──中国历史教育学会一份厚礼。十月十一日,听到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任内首份施政报告订出时间表,要求所有中学明年开设独立初中中国历史科。这十七年来,我们这群前线中史老师们,年复年、日复日,努力争取中国历史科在中一至中三级独立成科。现在,我的梦想终于可以实践了,亦不辜负前人及三百多位前线中史科老师会员的期望,亦能达到本会多年来的宿愿。

然而过了多天,心情却出现另一番涟漪。内地官员的言论,又令中史科背上沉重的担子。观乎以往的中史科课程纲要,只希望学生可以透过学科建立归属感。但是「国民教育」担子实在太重了,不能单以中史科独力支撑,甚或令中国历史科教育变得更政治化。事实上,中国历史科刚从深渊被挖掘出来,便要背负着这轭子,实在不应该!这就是我所说的惧。希望我们的政府,可让香港教育会有一片清静无染的乐土。

 

读中国历史,确能够令人做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次课程谘询稿的课程纲要大致完备。其中将历代政治演变增至总课时的百分七十六,相应文化史及香港史则有所减少。其实与1997年的课程大致相同。然而,与时并进的课程,按不同时期增润学习内容元素,如文化特色专题,增添东汉文化发展、元朝重要发明西传及对世界文明贡献,以期窥见中国历史艺术文化。

现行中史科课程纲要,并没有「延伸部分」,前线教师可选择略教,甚或不教乙部文化史的情况实在相当普遍,而出现这个情况,并非中史老师们的疏懒,而是,实实在在前线老师缺乏足够课时完成教学。每天前线老师在课堂上,必定完成中史教学,除了教授中史教学内容,也必须同时兼顾习作核对、教授学生作答技巧,甚或进行考测,这些教学常规总花了不少教学时间。对于每周只有两个课节的中史科,实在不足够。一年是否有50个课节,每个课节是50分钟,对于部分前线老师可说是一种「奢侈」,真希望有关当局可以明察秋亳,为前线中史老师们制定足够课时与课节的课程。

中国历史教学必须具有效能,实在有赖前线老师努力。如果作为一个历史系出身的老师,不但拥有丰富的历史知识,更能掌握独特的史学技能。因此,能够推行中史专科专教是保证中史教学质素的重要措施。观乎过去数年,中国历史教育学会接触不少前线初中中史老师,他们主要任教体育科、音乐科及视艺科,然而他们都是「临危受命」肩负中史教学,他们诚惶诚恐去进入教室。这种教学生态如何促进中史教学质素?除了初中如此境况,前年本会更有高中中文科老师被委以重任,接任高中中史教学,可见前线实在告急,影响教学质素!

专科专教有其好处,专科老师拥有独有史学能力,如搜集资料、重组资料、归纳现象、评价立论等,这些史学技能较知识更为重要。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只有具备足够的历史知识,才能运用史学技能,寻找史学问题的答案。

是次课程谘询稿的受惠者,应是学生。我建议政府多与学科团体合作,或是教育局自行进行问卷调查,了解现时学生对中国历史科感到兴趣的课题是什么?本会多年前,也从老师会员任教学校中进行学生问卷调查,结果是学生对社会文化部分感到莫大兴趣,而非背诵大量史实。课程改革原意是以学生为本,真希望当局不要忘记课程改革初衷!建构一个理想的课程!为数以万计的莘莘学子的福祉,努力探求他们的需要!同时,我希望哲翷日后能培养对中史科的兴趣。

最后,我真希望政府认真思考前线老师面对的问题,让前线中史老师可以有一个「不需要有政治包袱」的教学环境、一个合情合理的课时或课节。同时,学生们可以自主地探求中国历史的课题,可以自由地翱翔于历史长河之中。

安好

 

父亲

方耀辉

2017年11月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