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法
2014-03-22

市民或许会想,政府有否妥善地保留档案,与自己关系不大。但事实是,海事处的验船报告档案处理混乱,令南丫岛船难问责无门;赤柱的塌树事件,康文署早已验出树有问题,病树没有被及时砍去酿成意外,但相关档案存档混乱,不知所终。从事实可见,这些档案是保护我们权益的证据。



岭南大学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广要研究香港历史,却要到英国寻找第一手资料,全因香港政府不会保留当时档案。他认为失去了反映官方观点的文件,有很大的缺失。

国际档案理事会人权工作组主席TRUDY PETERSON强调,档案法不但保障知情权,让人民向政府问责,而且有助维护新闻自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通过世界档案宣言,指出每个社会都应妥善保存档案文献。

追溯现代档案法发展史,欧洲的现代档案法早于法国大革命后出现,美国亦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起,开始实行此法案。相比之下,香港实行此法案,比欧洲国家落后了二百年之多。

 

上世纪七十年代危地马拉内战,有力证明了保护历史档案的重要性。当时军政府到处杀戮,「被失踪」和「被处决」的人有很多,可是,内战过后,由于找不到相关的档案,故不能将有关人士绳之于法。直至廿一世纪初,当年的秘密档案因一场大火而重现于世,人权组织于是公开这些证据,令有关人士得以受到法律制裁。

上世纪南非白人政府实施种族隔离政策,衍生大量不公义事件。当年一个白人档案馆长曾经尽力地保护有关种族隔离政策的档案,前南非总统曼德拉出狱后,立即成立真相及和解委员会,透过整理当时的档案,揭示真相,还受害者公道。可见,保留历史档案不单单为寻求真相,也是良知的表现。全赖该馆长的努力,南非后代才能了解当时的情况。

 

香港现时无实施档案法,于已发展地区当中非常罕见。申诉专员公署于日前发表报告,促请政府检讨档案封存制度,问题关键是香港没有法例条文有效地监管政府部门对档案的处理手法。对于现时政府处理档案的方法及成效,三任档案处处长有不同意见。

现任档案处处长杜式雄表示,部门要销毁档案前,必先通过档案处的同意,认为现时的处理手法问题不大,各部门仍依照指引办事。他又指各部门销毁档案的主因是为部门腾出更多空间,看不到其他诱因去销毁资料。

前任档案处处长朱福强却指,现时的指引有名无实,即使有部门未经档案处同意销档,外界亦不会知道。若果有些档案对某些政府官员不利,即使档案处要求保留,亦难以保证档案最后有否被销毁,故此,档案处处长必须要坚持保留档案。他强调现时的指引透明度低,未能有效地监管政府部门对档案的处理手法。

申诉专员指出,档案处极需要检讨人手编制,现时有一半职员是行政主任,是经常调职的非专业职系人员。

杜式雄表示,档案处处长由首值行政主任职级人员担任,亦有不同专业职系的人帮忙,故成效不错。

朱福强强调,档案处人员负责的是专业管理工作,行政人员没有专业资格,也不断调职,对档案处的管理不利,又指杜本身对档案、文献等观念也未必清晰。

香港第一任政府档案处处长白卓善指,港英政府对档案管理十分重视,更在主权移交前,把档案制成胶卷送回伦敦。可是,香港回归后,政府对档案的重视程度下降。离开档案处多年,白仍对一事存疑,就是二零零三年,一班法轮功人员被拒入境,在提出司法覆核时,档案处承认销毁部分档案。他表示,作为专员,他期望有关文件应该保留,因为文件涉及重大政治及社会得益。

朱福强亦质疑近期政府对档案大量销毁一事,政府总部搬往添马舰,烧毁了数量有如三个国金大厦一样高的档案。

杜式雄承认,是他批准销毁该批文件,原因是九成以上档案过期后,并没有历史价值,可以销毁。

朱福强强调,文件要立档、存档,才有确实证据存在,是问责的主要基础,就如廉政公署调查前行政长官曾荫权一事上,很多档案已被销毁,根本难以追查。他指没有档案法,人民继续无知,政府则继续无法无天。

采访/制作:袁梓佩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