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科大资讯、商业统计及营运管理学系副系主任及讲座教授许佳龙
2017-12-02

各位同学:

距离上次大家上我教授的课程已经好几个月了。大家还记得我们曾经讨论过共享汽车服务及香港的士业的问题吗?当时大家几乎一面倒认为政府应该直接开放市场容许如Uber之类的共享汽车服务进入市场,而我则对此建议持保留态度。毕竟,牌照持有人花了不少金钱去买入的士牌,容许Uber免受监管直接进入市场等同于把的士牌价贬低到零。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你刚花了数百万购买一个泊车位,但政府突然宣布所有汽车可以不限时免费停泊街道,你会有何感受?

香港的士业受到发牌监管,主要因为政府想保障乘客安全及控制载客汽车数量以减少道路挤塞。所以提升服务质素的方法,并非容许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私家车提供载客服务。再发特定新牌以针对如Uber的网约点对点载客汽车服务,似乎是目前最可行的折衷方案。几日前,我很高兴看到消费者委员会提出了类似的建议。

 

消委会建议针对网约车规管发出三种许可证:一、网约车平台的专营权许可证;二、网约车辆的许可证;三、网约车「伙伴」司机的许可证。网约车平台的专营权许可证的目的为保证网约车平台会提供透明的价格及妥善地保存司机及旅程记录,最终目的为保障乘客利益。同样,网约车「伙伴」司机的许可证的目的为保证司机质素及驾驶经验,从而保障乘客安全,乘客亦为最终得益者。这两个建议和起初监管的士业时的目的一致,可以说是的士监管制度的延续。

网约车辆的许可证是一个较有针对性的建议。消委会建议「以出租汽车许可证(私家服务)数目为起点,日后让市场发展而决定有效增加车辆供应」。但这个建议并没有提到这些出租汽车许可证是否可以容许网约车平台在网上即时重新发配给参与车辆。如果不可以,那这些新的出租汽车许可证只是等同于加发一批新的点对点载客牌照,这并不能好好发挥共享汽车的好处。

共享汽车的其中一个好处为乘客可随时随地快速找到合适的点对点汽车服务。这需要有足够数量的汽车提供服务。但如上所述,容许所有私家车参与服务对的士并不公平,所以我们需要在网约车发牌上引入新思维。我的想法是利用资讯科技,容许网约车平台实时地发配许可证给需要载客并合乎资格的车辆及司机,载客完毕后,许可证重新归还到网约车平台手上,以便网约车平台可根据需要再把许可证发给其他车辆。这样,我们便可有效地扩大共享汽车网络,而又可控制在每一时段内载客车辆的数目,不致于完全扼杀的士的营运空间。

当网约车平台的技术发展成熟到一定程度,我们可以循序渐进地鼓励的士加入类似的网约点对点载客汽车服务平台,从而令到两种牌照(的士牌照及网约车辆许可证)的持有人可以进入良性竞争,逐渐接受对方的存在。这样,我们可以解决双方矛盾,亦容许一般市民享受共享汽车带来的方便及服务质素而没有牺牲市民的安全及保障。我相信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这应该是最能够达致双嬴的方案。

当然,我这个想法的可行性取决于网约车平台必须能有效并可靠地分配它们持有的网约车辆许可证,这需要进一步的资讯系统开发及应用。我认为这是可以解决的技术问题。

最后,我想重申一个观点,就是解决问题不可以只要求有争论的其中一方完全退让。我们亦需了解所有持份者的处境及困难,以及当初设立制度时的原意。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些背景而采取一种非黑即白的态度,是很难可以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的。同学们大家同意吗?

希望很快可以见到大家毕业后可以在你们各自的领域内发光发热,为社会排难解纷,创造价值,并作出贡献。

 

许教授

2017年12月2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