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外劳好唔好?──外劳心声
2014-02-24

透过「补充劳工计划」来港的外劳中,大部分为安老院舍护理员,2012年有864人,另外亦有包括建筑工人等。社会热烈讨论是否增加输入低技术劳工时,活在香港的外劳有什么看法?



来自陕西,拥有大专学历的王婕,过往在深圳当护士。2008年,她缴付过万元手续费予中介公司后,获安排到香港一间护老院担任护理员。老板每月按合约,将七千元工资转到王婕的账户,但她实际收到的只有五千元,因她每个月均要拿出二千元现金交给老板。

「我当时来港,听不懂广东话,亦不谙香港法律,老板彷佛认为,扣人工是理所当然的,我不明白为何出粮后我要畀返钱老板,我曾经拒绝,他随即说要跟我解除合约。」

王婕当时不清楚自己是透过「补充劳工计划」来港,受雇佣条例保障,知道后感到被剥削,她曾向劳工处求助,但处方调查后指证据不足。王婕指,有时候她要兼任合约无订明的工作,例如打扫老人院和安排膳食,虽然月薪相对在深圳打工多二、三千元,但她觉得,活在香港,低人一等。

「我是合法来港工作的,照料老人家非常辛苦,要处理大小二便,香港人都不喜欢干这种活,若政府不改善现存问题,日后增加输入外劳的话,问题便很严重。」

王婕说,她所属的院舍,占了一半的护理员都是外劳,九成为三十至四十岁,来自内地农村的妇女,教育程度不高,面对同样情况,只会吞声忍气。

劳工处回覆查询时表示, 2010至2012年,曾对两间安老院舍,就拖欠输入劳工薪金提出检控,其中一宗雇主罪名成立,被罚款二万元,另一宗因证据不足而撤回。同期,处方每年接获数宗,外劳护理员追讨欠薪的申索个案,全部得以解决。劳工督察会在外劳到港后,定期巡查工作地点及居所,保障他们的雇佣权益。

同样透过「补充劳工计划」来港,今年50岁的菲律宾藉隧道机械技工Peter,处境截然不同。去年九月到来,负责在地底维修工程用具。Peter拥有工程学位,过去七年在菲律宾一个金矿,做性质相同的工作,但待遇相差甚远。

「我享受在港工作,家人亦十分赞成,因我要供两个女儿完成大学课程,从前我赚披索,现在赚港币,如果留在菲律宾,工资只够交学费,现在足够给家用和储蓄。」

另外,建筑公司亦为Peter安排了住宿。

「我和工友住在太子一个单位,配套齐备,虽然香港物价非常高,但我会形容这里是个好地方,我和本地工人相处完全无问题。」

至于是否赞成香港未来输入更多外劳,Peter不愿评论港府政策,但相信不少菲律宾技工以及工程师,都希望来港工作,只是目前欠缺相关机会。

采访/制作:张璟莹

文字整理:郭芷珊

专题分类:人口政策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