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妇女劳工协会总干事 胡美莲
2018-01-06

香港妇女劳工协会总干事胡美莲──政府外判扣分制力度不足

** 标题由编辑所加

阿Sir:

在海丽邨清洁工友罢工现场见到你,有点惊讶!当时大声叫你:「阿Sir为何出现?」,令你有点尴尬,你说是来表达关心和支持,更指你是附近屋苑住户,准备外判招标,担心对清洁工人好便要加管理费,怕被居民骂,不知道如何是好。

到现在我都是跟工友叫你做阿Sir,每次见你都是穿着食环署制服,拿着牌板表格,每日巡查和监察清洁工作。见到不合规格、做得不好的,或者应该当值的时候没有人在工作,就记录报上去,上头按报告发出「失责通知书」给外判清洁公司,可以罚钱或扣分。工人都怕你,认为你是他老板的老板。

记得那一次吗?有厕所早更清洁工友向你投诉,因为公司取消厕所夜更,公厕由下午6时后就无人清洁,直至第二日早更工友7时开工,那种污秽程度不能接受。要知道那是湾仔区,放工的居民及夜游的人也不少,早更工友每日开工要进行的清洁工作比日常多了几倍。

我们发觉这不是个别厕所的问题,而是整个区的问题,18个公厕竟然有16个都减了夜更。你巡查厕所时都遇到工人忍不住向你投诉,工友以为你可以要他的老板回复人手。工友分不清,原来阿Sir好多级别的,就算你前线记录了巡查时见到问题,但政策有漏洞,你都一样无助。

那次减少人手事件,是明显的失责,只要部门执法,该公司是应该受罚及扣分的。但结果收到食环署回覆,该公司减人手不会受罚,因为是食环署预先批准的。为什么?当时您代表食环署解释,因为价低者得,食环外判价格低,公司要减人手,食环署唯有寛松对待,接纳公司减人手。当时所有厕所工友对阿Sir都有点气愤的,平日已纵容外判商提供工具物资不足,再寛松人手比例,工人辛苦程度何止加倍。好一段时间,即使在垃圾站碰到面,无人再跟阿Sir打招呼。因为要牺牲最基层工人的保障和权益,是任何理由都不成立的。

我们都告诉工友,政府阿Sir都是按本子办事,向他们投诉没有用的,还是和工会一齐出头吧。工友说你听到没有愤怒反而点头赞成,于是大家又叫回您阿Sir,说您几好人。经过超过半年的投诉和行动,结果外判商没有受罚或扣分,公厕的夜更清洁由政府额外拨钱增加人手去处理。

你有时也取笑工会要求加重扣分制的诉求太细微,因为我们都知道扣分制的范围太窄,并没有包括清洁承办商最常违反的行为,例如放假日数不足、外判合约完结而没有支付遣散费、职安条件差,如制服不合格、工具设备不足够。即使加重扣分,何时才能影响投标,让工友有更好条件。

我们知道的,即使你向上级举报外判公司,其实无阻吓作用,因为你检查的主要是清洁内容。即使你将工友意见写下都没有影响。因为会被扣分的只有4项,包括∶

1.未有履行合约所列工资、

2.工作时數不符合、

3.没有与工人签订标准雇佣合约及

4.没有自动转帐支付工资,违反才会接获「失责通知书」 及被扣一分。

我们一齐取笑过这个政府,太少看清洁工作,以为厌恶性工作无人承办,所以那么迁就外判商?其实食环署每份合约过千万,房屋署的大邨细邨虽金额有差异,在外判制保护下不会是蚀本生意。任何部门都不想自己选的外判公司出事,这个你我都心照的!以房署为例,房署经理互相巡查,试问有哪个经理会批评别的邨外判得不好,即使房署下有特别巡查队访问工友,工友是管工安排,所以工友都怕秋后算帐,不敢讲真话。

所有部门,自己判出合约、自己监管合约,你自嘲,那有部门会真的想自己员工落力找出自己错判?如果揭发高层选的公司被下属找到很多问题,那就好丑!

扣分无力,唯有靠工人,以及民间的力量。清洁工友都是处境弱势的一群,领取最低工资,从事最厌恶的工作,但又是尽责及落力的一群工人,也与街坊有好关系。正如你见到的海丽邨清洁工友,其行动得到不少街坊支持。其实我也见过好几个例子,有公屋外判清洁公司要解雇清洁工,被该座居民知道了,竟然是由居民出声,要清洁公司继续聘用工友。

回到你的处境,你下班回到屋村,将以居民身份参与招标外判,如何避免重蹈工作上的不自主不合理制度?你可以沿用部门招标时,要求投标者将价钱和服务分开信封,先评选服务及内容,包括合理人手比率及工资水平,选出几份,才再看投标价。在可接受的服务内容中,再按价低者拣选。

容我最后提醒,放工后成为智慧业主的阿Sir你,更要关注清洁工的安全设备,应该每晚让出一部电梯给清洁工友上楼收集垃圾。不信我也信工友,工友指这是最乾净企理及安全的方法。

胡美莲

2018年1月6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