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防止虐待儿童会署理总干事 黄翠玲
2018-01-13

防止虐待儿童会署理总干事黄翠玲──虐儿案成「罗生门」转介机制须优化

** 标题由编辑所加

Cindy:

近日一宗五岁女童怀疑被虐致死的事件,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稚子何辜!相信大家心里都感到难过和婉惜。每当有同类事件发生,社会上都会掀起一番讨论,探讨问题所在;然而年复年儿童严重被虐,甚至死亡的事件又再发生,令人叹息!究竟现时香港的法例和政策能否确保儿童的生存权及受保护权,保障他们得到合适和安全的照顾?

毫无疑问,家长或照顾者有责任保护和妥善照顾孩子,让他们身心健康地成长,奈何本应保护和爱惜他们的家人往往便是施虐者。一般而言,虐儿的成因多为家长欠缺管教技巧,过份重视孩子的学术表现,不明白孩子的成长需要,又或受其他环境及个人因素影响,如生活条件、工作压力、家长本身的成长经历、个人管控情绪的能力等。有时候家长会不自觉地将负面情绪宣泄在孩子身上,小小年纪已成为家人的出气袋。作为家长的我,对这种情况深感遗憾。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我承认未必事事称心如意,有时难免遇到困难和压力,但我时刻警惕自己,毋忘初心,在孩子出生时,我的愿望是他能健康成长、平安快乐。相信这也是许多家长的盼望,可是随着孩子日渐成长,有些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却越来越高,最终双方也感到无比压力。

报导指出,事件中的女童身体有不少新旧伤痕,显示她被虐打的遭遇不是偶尔发生,而是有歴史、有模式。管教孩子应用非暴力的方法,体罚不是有效的方法,却是暴力的行为,更违反了儿童权利,而且祸害甚大,有机会造成孩子身心健康受损,甚至死亡。即使没有出现这般严重后果,也会破坏亲子关系,孩子亦有可能以谎言来逃避责任,又或学到以暴易暴,甚至长大后成为施虐者,祸延下一代。每个人,包括儿童不论种族、年龄、性别均享有基本人权,暴力是对个人尊严的践踏,我真的希望政府能立法禁止体罚。

此外政府亦需投放更多资源在早期预防虐儿服务,例如为新生婴儿家庭提供探访服务,推行有系统的家长教育课程,充实家长的管教技巧,并且明白孩子的需要,以及家长的角色和责任。尤其对危机组群,如贫困家庭、单亲家庭、新来港家庭、再婚家庭、有情绪困扰或滥药家长,更应提供适切的支援服务。另方面,若家长面对管教困难,就应尽早寻求学校或相关机构协助。

据传媒报导女童已没有上学一段长时间,但校方却未能有效及彻底跟进。按现行教育条例,家长有法律责任确保介乎6至15岁的子女定时上学;而学校亦必须向教育局申报学生缺课及辍学的个案,不论缺课原因为何,都必须在学生连续缺课的第七天申报,惟幼稚园则在学生缺课30天才需申报。虽然如此,幼稚园也应主动联络家长了解,若发现可疑之处,便应联络本会、社署,甚至通知警方。希望政府能检视现行条例,将幼稚园与小学看齐,纳入同一申报机制。

女童兄长所就读的学校表示早前已发现异样,并已将个案转介予社署,但社署却称校方只作个案查询,演变成「罗生门」事件。现时处理虐儿个案的程序指引无清楚订明谘询及转介定义与做法,这显示有需要优化转介机制,加强同工之间的沟通,促进跨专业合作,更需要提供相关培训予从事儿童工作的同工,提高其警觉性及辨识虐儿的能力。

要及时并有效地识别和处理虐儿问题,学校社工肩负重要角色。惟现时「一校一社工」政策只在中学推行,学前及小学教育是基础教育,政府会否增拨资源扩展社工人手至小学及幼稚园呢?

保护儿童,人人有责。我们需要做多些社区教育,让家庭成员或亲戚朋友知道与儿童接触时,若发现儿童有被虐的情况,一旦劝喻无效,便应向相关机构求助。近年本会收到邻居及街坊的热线举报数字增加,希望有更多人能放下「各家自扫门前雪」的心态。至于专业同工就更责无旁贷,期望政府可仿效外国实施强制举报虐儿机制。

新年伊始,我和你们都期待年中成立的儿童事务委员会能够落实儿童权利公约的精神,让每一名儿童都能在一个充满关爱及无暴力的环境里茁壮成长。大家继续努力!

Dona
2018年1月13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 : 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