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精神健康谘询委员会委员 谢树基
2018-01-20

改善制度支援精神病人及照顾者

​​** 标题由编辑所加

 

亲爱的思华:

今个星期很高兴一家人为你庆祝25岁生日,你在银行工作顺利,又能将你的知识学以致用,我和你妈妈都很欣慰。席间我们曾提到人不应只着眼于个人成就和事业上的成功,更应多关注我们身处的世界、社会、邻里发生的事。

最近一对长者夫妇怀疑谋杀及自杀案件,令我感到痛心。或许你不为意,我们家中也有一位至亲长辈近年出现精神混乱。眼见他突然对身边人不信任,坚持与他共度几十年的配偶偷了自己的积蓄,还说我们瞒着他把住所卖掉,自己作为家人照顾者心里特别难过。不幸中的大幸是,由于我有这方面的训练和知识,能及时察觉问题并立刻寻找精神科医生协助。长辈对药物反应良好,精神状况也得到改善。但今次事件的情况就大大不同了,也令我反省大家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更好,避免惨剧再次发生呢?

虽然我们不知道这家庭经历了什么,但也揭示了有关长者两个被忽略的议题——他们的精神健康,以及照顾者的需要。

世卫报告指出抑郁症是其中一个长者最常见的精神问题,过往研究显示本港约有百分之十至十五的六十岁以上长者有抑郁症状。过去五十年,全球对精神病采取减少住院、以社区为本的服务模式,鼓励病情稳定人士尽早融入社区生活。因此,家人无可避免地扮演照顾者的角色。一项本地研究指出,超过百分之五十患精神分裂症人士需与家人同住或得到家人的照顾和帮助。照顾精神病复元人士需要耐性、时间和有效的社区支援才能帮助复元,同时面对不少挑战,包括家庭关系改变、家中经济受损、不熟习医疗系统、有限的社区服务、及社会人士对精神病患者的污名化等。这些负担不但影响他们照顾家人的能力,亦阻碍患者复元,更加为照顾者带来情绪困扰。一项本地研究指出,近百分之七十的精神病康复人士的照顾者无法获得精神健康服务。

社署于二零一零年起在全港各区设立了二十六间精神健康综合社区中心,为有需要的复元人士、怀疑有精神问题的人、他们的照顾者,提供预防以至危机管理的社区支援。政府亦发表了详细的精神健康检讨委员会报告,提出四十项建议,包括增加精神科医生训练和人手等,值得欣赏;然而当中有部分都是旧酒新瓶,对照顾者的支援和长远政策的论述仍是不足。

短期而言,医管局、社会福利署及精神健康综合社区中心应立刻检视一些高危家庭,提供适切的支援。这些家庭照顾者不是年老就是相对年幼、他们对精神健康的认识有限,亦不清楚在哪里寻求帮助;更重要是,这些家庭往往与社区没有连系。有几类人士特别需要我们关顾,包括 (1)父母其中一方或双方患精神疾病,同时要照顾年幼的小朋友;(2)照顾者是老人家;(3) 有精神疾病的长者夫妇而没有与家人同住。

长远而言,有几点值得我们深思。第一、社会可否加强支援照顾者呢?在公立医院、非政府组织、社会服务提供到不同支援,如给予足够资讯、提供精神健康照顾课程或危机管理。第二、可否加强培训呢?虽然很多专业学科,例如医生、护士、社工、临床心理学、职业治疗的课程已加入学科介绍精神病,然而如何处理家庭问题或支援照顾者的课程相对缺乏。一些具体训练如辅导技巧、处理家庭关系等,均有助他们及早察觉问题,令照顾者提供服务时更有信心。第三、可否改变机构制度多点支持照顾者呢?不论在医院还是机构处理个案的人手偏低,前线人员即使有心,都没足够时间为照顾者服务。一些社区中心已开始为照顾者提供辅导、个案管理、小组等直接服务。另外,照顾者之间的连结也非常重要,一些自助组织开展了照顾者朋辈支援服务,提供资讯和情感上的支援,纾缓他们的压力。愈来愈多的证据显示照顾者朋辈支援可提升对相关服务的了解和他们之间的社会联系。

作为学者及长者的照顾者,我很高兴去年被委任为精神健康谘询委员会的其中一位成员。我有责任继续在我的专业范畴内对家庭及精神健康继续贡献。思华,希望你也多关注身边有需要的人,我更鼓励你用自己的方法为他们提供帮助。

祝你有一个健康而丰盛的二十五岁!

父亲

2018年1月20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