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 扶贫委员会关爱基金专责小组委员 何喜华
2018-03-10

Dick,

前几晚「落区」探访居民后,见到鹅颈桥下人头涌涌,方才想起又到「惊螫」。还记得「打小人」吗?你定居加国多年,那里应该没有「打小人」的风俗吧?虽说香港是国际都会,但仍遗留不少传统习俗。若果今年要市民在心目中,选出要「打小人」的公众人物,大概刚公布新政府首份财政预算案的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会是不二之选。

政府财政盈余及储备屡创新高,各方都想分一杯羹。不少不能受惠或受惠比人家少的市民,似乎要「打财爷小人」。财政司司长在社会压力之下,建议邀请关爱基金将津贴的受惠对象扩阔,包括刚大学毕业、投身社会而不用交税的年轻人,年龄介乎六十至六十五岁、刚刚退休但未取得生果金的人士,未有申领综援的公屋租户、又或者家庭主妇,务求将预算案做到「全覆盖」;做到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只要预算案措施没有直接受惠,便应被定义为N无人士。难怪劳福局局长都说,以往N无人士的定义已成历史!

能够协助更多人似乎是好事,但亦要反思当年设立关爱基金的初衷。关爱基金自2011年设立,基金成立初衷,就是发挥补漏拾遗功能,为经济上有困难的市民提供援助。基金亦也可考虑推行先导项目,协助政府硏究有哪些措施可考虑纳入恒常资助及服务范围。因此,关爱基金项目既有先导意义,同时亦发挥完善社会安全网的功能。基金成立至今年,已先后推出45个援助项目,当中12个项目更被纳入当局恒常资助项目,涉及金额近84亿元,受惠人次多达156万人。

然而,关爱基金援助对象应该是经济困难而需要照顾人士,是贫苦大众的「应急钱」。政府若认为个别社群应值得支援,便应制订相应政策或服务计划,恒常协助有需要社群,体现当局对社会的承担。基金在政策上只属辅助角色,不应被政府用作为民怨扑火的「灭火筒」。为平息民怨便药石乱投,岂会是负责任的态度?如今政府屈服于政治压力之下,放弃公共理财原则而派糖,实为可惜。

就算以往推行的N无人士津贴计划,亦要视乎受助对象的收入情况,并以整个家庭为援助对象;受助人收入须低于某一水平才可获得津贴。现时建议仅以受助人士身份界定,但他们不一定有经济困难,若完全没有考虑其收入及经济状况,倒不如另设津贴计划,而非由关爱基金「埋单」。

派糖争议亦反映政府所谓将资源投放未来,但政策愿景及具体目标均不明,令公众对长远政策存有怀疑。预算案并未有制定财政规划、如何善用库房逾万亿盈余,间接令公众有更大期望要求派钱。再者,就算在上一年度的预算案中,财政司司长亦曾表示预留三百亿元,加强安老和残疾人士复康服务。然而时至今日,当局仍未交代如何使用款项;由此可见,纵使指定了款项用途,仍未见实效,难怪乎公众不信任政府能落实完善政策,改善市民生活。

为求拨乱反正,政府应主动地检视各项公共政策的流弊,因应社会发展,提高公共服务的水平及指标,让公众感受到公共服务水平有所改善,生活质素不断提升。当局应订定更清晰的政策目标,例如:缩短长者轮候安老院舍及社区照顾的轮候时间、改善社工照顾出院后精神病康复者的人手比例、增加医院病床数目等等。假若生活有保障,没有人要为栖身之所而忧心、没有人患病时得不到适切医疗、没有人因生活而终日彷徨不安、甚或缺乏教育及向上流动的机会,人人生活过得安稳,试问又怎会将政府当作「提款机」,连年要求派糖、派钱?

现时关爱基金已纳入扶贫委员会,未来应进一步检视各政策的扶贫成效,参照新订立的扶贫指标,订定服务质量,从而研究如何透过关爱基金达致更理想的公共服务水平;务求在不缺钱的年头,身处弱势的市民都能体会服务水平的提升。

近年社区重建处处,旧楼拆的拆、街坊搬的搬,早已面目全非。以往我们在笼屋认识的泉叔,月前终获配安老院,两鬓虽已斑白,但记性很强,每当忆起昔日,如数家珍;他更不时提起你。Dick,何时回港一聚,探访泉叔,一起重温以往组织居民行动的日子?

喜华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