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民主动力创会召集人 郑宇硕
2018-03-17

王兴中兄:

台湾朋友关心香港的政治发展,非常感激! 3月11日的立法会补选对本港民主运动而言是一项挫折。损失两个议席,当然令人失望;立法会的分组点票,民主派阵营在地区直选的组别仍然以一席之差屈居少数,就日后议会的运作,难以扭转劣势。

补选投票率一般低于全面的立法会选举;但今次投票率只有43%,比2016年时的大选低,更重要的是上次泛民的支持者只有六成这次补选出来投票,而建制支持者就有八成四,成绩好坏的分野在此。

最值得关注的是民主运动的支持者因失望转趋冷感;最近一两年民主运动各项示威游行的参与人数均有相当下降。很多人认为游行示威没有用,进而认为立法会制衡政府、监察政府的功能也大幅下降,投票的作用成疑。

与此同时,2016年立法会选举热烈参选的「伞后组织」在威权政府的大力打压一下,难免有点沮丧,青年新政放弃参选,本土民主前线声称今年转移从事地下活动,这亦是一种失望转趋冷感的形态。

 

另一方面建制阵营从上世纪90年代重建地区网络,所投入的资源不断增加,所掌握的选举机器不但资源充沛,而选举战略、战术亦非常圆熟,其中原因包括得到不少顶尖专业人士的协助,广告界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这个选举机器的庞大动员能力已经有目共睹。

民主运动必须以毅力和恒心开拓本身的地区网络。400席以上的区议会选举,泛民只有稍多于200位候选人;在每一个选区建立一个基层组织,透过友好专业人士提供服务和议政平台,是清楚的发展路向,不过知易行难,至今未见这个计划能有力开展。

议会道路面对打压,在议事规则修订以后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更难发挥影响力。多数市民期待有效的制衡,而不单单是尖锐的质询。政策研究尚待加强;鉴于资源所限,每个民主派政党要有分工,也要加强与公民组织和专业团体的协作。

民主运动没有领导人物,各种协调机制缺乏权威。民主动力去年三、四月开展初选的讨论,但建制阵营早已决定好各区的候选人,并投入大量资源推动选举工程。九龙西郑泳舜开展宣传工作与姚松炎决定参与九龙西初选,相距大约八个月。民主运动各候选人的选举经费只有七、八十万港元。

由于有初选的关系,以及各方面接受香港众志派员出选港岛区,基本上这次选举民主运动已经相当团结。九龙西初选从Plan B的确出现不愉快的争议,但相信损害有限。就各组织的整体运作,互信不足,作风不同,均形成一定的困难。要克服这些困难,只能依靠不断的对话以及经常的个案合作,以提升互信。

九龙西姚松炎的失利引发不少战术的检讨与争论,司马文的落选不算是意外; 2016年建制有两位候选人参选,才让民主运动的候选人以42%的选票「突袭」成功。民主派要在一个保守的专业界别赢得议席不是易事。

面对2019的区议会选举及2020年的立法会选举,民主运动最大的挑战是要扭转选民的冷感,全面动员其支持者从事非暴力抗争,这其实就是现阶段民主运动面对的最大考验。怎样让市民关心要维护个人的尊严、社会的核心价值,不要甘心做顺民,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近年港台两地民主阵营的交流增加了,也引来一些打压,不过我们都不会在意。希望很快再次碰头讨论问题。

春祺!

郑宇硕

2018年3月17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