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药厂控制专利药物价格
2018-03-21

美国图灵医药公司前总裁斯克莱因诈骗投资者被判监禁七年,国际媒体大肆报导∶《每日邮报》指「『制药哥』泪洒当庭 乞求法官轻判」、《卫报》指「斯克莱为傲慢和讲大话付出沉重代价」、《海峡时报》指「『全美最黑人憎』的黑心商人伏法被囚」。

为什么斯克莱会被形容为十恶不赦呢?



斯克莱是移民家庭实现「美国梦」的典型例子,虽然出身自美国贫民区布鲁克林,但他勤奋聪明,最后成为一名对冲基金经理。但是不久之后,他就开始从事可疑交易∶他创立自己的对冲基金,用舆论唱淡生物科技公司的前景,制造跌市图利。

2015年,他创立的图灵医药公司收购了一种治疗爱滋病和疟疾的药物──「达拉匹林」。为了图利,他一夜之间提高药物售价55倍∶一盒30片、每片成本只是1美金的救命药,最后卖22,500美金(约18万港元)。

事件引起美国传染病协会发公开信,抗议斯克莱「利用大批脆弱病患者的不幸,谋取不当利益」。斯克莱如此辩解∶「如果一间公司,一直用卖单车的价钱去卖欧洲豪华房车;我们买下这间公司后,改以卖日本车的价钱做生意,我何罪之有呢?我认为这个价钱非常公道。」

《福布斯》杂志批评虽然加价事件引起公愤,惹来联邦调查局调查斯克莱的证券生意,但却没有为不健康的药物市场带来改革。例如∶加拿大的威朗制药,近年不断收购其他药厂去刺激公司股价,但收购后立刻解散科研团队、大幅削减研发新药的开支,再将旧药重新包装,然后加价赚钱。讽刺的一幕出现在美国国会一个调查药品价格的听证会上,国会议员质问威朗制药代表∶「公司近年收购过百间美国药厂后,有没有一种药物没有加价?。」代表哑口无言,因为一种没有加价的药物也没有。

如何监察这些「不务正业」的药厂控制药品价格,保障病患者利益?时任的总统参选人希拉莉和特朗普曾说,政府应该拟定计画,但现时仍未见成果。而当媒体铺天盖地报导着斯克莱的「成魔之路」时,《哈芬顿邮报》不忘再向药厂查问「达拉匹林」的售价,经过连串争议,它的售价仍然是750美金一片。

制作: 高福慧


【十万八千里】

主持:陆宇光、谭永晖、萧洛汶、高福慧
编导:高福慧
监制:林嘉瑜

【十万八千里】  六十分钟陪你走遍世界
逢星期六 上午11时至中午12时  FM92.6 香港电台第一台

专题分类:国际追踪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