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教育行政与政策学系教授 何瑞珠
2018-03-24

亲爱的美仪:

与家长同行,监察及厘清TSA异化后对孩子造成的恶果,大约已有五年的光景。实在十分欣赏你们这群家长的努力和坚持。还记得在2015年一个有关TSA的论坛上,我们一起朗读一群家长1999年的宣言:「…孩子有愉快的学校生活,每天从学校带回家的,不是眼泪、沉重的功课和大量要温习的测验…」。

我提出小三的TSA必须「停一停、想一想」作充份的检讨。2016-2017学年终于能停了小三的全面评核片刻,改而进行了所谓「优化TSA」并以「基本能力评估」(BCA)为名的研究试验计划;而2018年3月再次公布TSA全面复考,但这次是「不记名、不记校、每校抽样10%学生,而且不设学校报告了」。这样的安排与PISA国际评估相似,由于每校参与人数十分少,亦不能代表学校整体的小三表现,加上教育局指明不再向考评局索取个别学校的成绩以作识别,这样的安排可算是一大进步,回复当初以TSA作为系统评估的原貌。

但有教育界人士担心使用抽样太少学校无法透过评估了解其学生学习情况,对学校参考价值又有几多?当然抽样模式的TSA结果只能反映全港小三年级的整体水平,不能反映个别学校小三年级的水平,对学校层面的参考价值有限。但原先香港真正的「基本能力评估」(BCA),除了 TSA(全港性系统评估)之外,亦包括久被忽略了的 SA(学生评估)。扭曲了的TSA成为衆矢之的后,讨论焦点是停留在TSA的存废及优化上,忘记了更能发挥「促进学习」、有「即时回馈」作用的「学生评估」(SA)。

 

SA是一个「网上学生评估平台」(现称STAR),这个支援「学」与「教」的网上评估系统,包括了评估试题库、电脑自动评卷及学生表现报告,老师可因应教学的特定范畴,在试题库上选取适合的试题来设计测验卷,学生在课内或课后完成测试后,电脑便会自动评卷,更有效率地回馈老师,不需如TSA今个学年6月考要下一个学年才收到报告。因此采用SA,老师便可因应某些题目的答对率来试题的难度,或因应学生的整体答对率来评估个别学生的表现,了解学生的强弱及分析个别题目的主要误解。因此,SA/STAR能更有效率地达到回馈老师和改进教学的目的。所以SA/STAR更需推广,让更多教师接受有关培训,以掌握并充份使用它,这就可发挥「促进学习」的原意。

复考TSA留有两制,抽样及自愿全级应考,会否仍留下「操练」诱因? 现时当局让学校选择是否在10%学校样本以外,让更多学生参与评考。这一措施会使学校处于两难,从教育专业的角度考虑,当然不希望初小学生受操练之苦,小三TSA停一停全级考,可减少一个操练TSA题目的诱因,但若因某方压力而要全级考,以华人的科举考试文化,必定悉力以赴,充分备战,而试前操练在所难免。因此,办学团体必须审慎考虑是否有必要全校皆考以监察学校的整体表现。不再全民皆考有两个重大的意义:(1) 向老师及学校传达一个「信任」的讯息;(2) 给初小学生留白的空间。初小学生的「基本能力」 并不局限在中、英、数等学科上,减少课业及考试压力,给初小学生更多自主学习的空间,学童才可全面发展而不受不必要的考试压力。

如何做才能让小三的评估数据更有参考价值?日前与一位来自爱沙尼亚的朋友交流有关先进的评估方法,她说像爱沙尼亚这个发明SKYPE的国家,于2011-2012已开始将部份学科考试逐渐变成电脑化评估,可见电脑化评估日益普遍。而香港的「网上学生评估平台」SA/STAR正是电脑化评估的先驱。其实TSA及SA各有功能,教育当局应彻底执行「抽样式」的TSA作系统评估,而鼓励小学老师充分使用SA/STAR这电脑化评估,才有助教师更了解学生水平,得到更有参考价值而实时回馈教与学的资料。

美仪,每次见到你们这群热心家长为保护儿童免受考评操练之苦,不辞劳苦地举办各种活动唤起公众关注、开记者招待会、办论坛、上立法会,我真是十分敬佩你们守护儿童的决心。其实香港已有一个多层次的系统评估,帮助教育当局了解各个重要学习阶段的基本水平,又能与国际水平作参照,可说是非常完备。只要我们毋忘设置这些评估的初衷,再三提醒公众及当局「不要再误用或滥用评估数据」,我仍相信我与家长们同行的力量,就好像今次TSA改为抽样、不记名、不记校,我们的努力定会渐渐见到成果。

 

何瑞珠

2018年3月2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叶冠霖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