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长春社高级公共事务主任 吴希文
2018-04-07

春:

南生围最近几次火灾,一时间又唤起公众对南生围的关注,火烧南生围已不是第一次,而你应该知我过去数年一直最在乎的,不只是火灾本身,而是公众关注,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呢?公众会关注纵火者能否被缉拿归案,或许也会顺势关注发展商在南生围的发展大计,不过公众会关注长远来讲,南生围可以如何保育吗?即使警方成功破案,即使发展计划再一次被城规会否决,火都可以继续烧,发展商都可以继续向城规会闯关。

南生围是属于拉姆萨尔湿地以外的后海湾湿地,亦即是根据2004年新自然保育政策下的「十二个须优先加强保育地点」之一。你问过我既然说「须优先加强保育」,不就是已确保这些地方获得充分保护吗?我不会说政府在这十二个地方完全没付出过任何东西,根据这个政策下,政府已有几个「管理协议」项目进行中,这些项目简单来讲,就是鼓励一些非牟利团体利用政府「环境及自然保育基金」的资助,与私人土地持分者,例如地主、农户等合作,共同开展生态保育工作。然而,政策建立初期已实行至今的,当中只有凤园、塱原及河上乡两个「管理协议」是政策建立初期已实行至今,而拉姆萨尔湿地以及邻近的后海湾湿地「管理协议」,也没包括发展商拥有的南生围湿地。至于西湾及荔枝窝,事实上不是这「十二个须优先加强保育地点」,沙螺洞则只是今年才开始的项目。埋单计数,新自然保育政策推行了十多年,「十二个须优先加强保育地点」就只有五个有实质投入保育资源。新自然保育政策应该已不「新」了,但南生围又好,部分「十二个须优先加强保育地点」又好,保育工作的推进上依然是太过缓慢。

 

你前几日转寄给我有关环境局局长的新闻,有不少绿色友好也在网上分享过,局长回覆议员提问是否应用公帑收回南生围保育时,局长那句「系咪一定要(保育)南生围?」似乎都触动到大家的神经。老实说,我不明白当日为何局长要在南生围保育事情上放一句狠话,但我最近跟某些友好讨论南生围保育事情上,也尝试站在政府角度分析。严格来讲,政府从来无以保育为名去收回土地,有指具生态价值的塱原以及部分东涌河的私人土地已有先例,将来会收回作自然公园及河岸公园,事实上是分别根据新界东北新发展区及东涌新市镇发展的框架下进行,没有新发展区规划以至一些工务工程配合,政府在现行框架去收回土地作保育,或许难过登天,不过话说回头,这也正显示现行框架有需要检讨,长远来讲,政府应考虑收回南生围土地作保育,再搬回那些「需动用大量公帑」、「私人土地业权复杂」等说法回应,只予人感觉政府欠缺保育的承担。

收回整片南生围湿地可以是长期战,但短期在南生围的政府土地引入保育工作又是否可行?发展商要成就其发展南生围的大计,关键之一是要换取南生围不少官地,发展商过往经常在其网站及宣传片中声称这样才可更好好的保育南生围,也顺势可解决市民住屋问题。既然政府已拥有南生围不少鱼塘、植林、红树林等生境,大可在这些地方先主动推行更长远的保育工作,用不着等发展商出钱保育这些官地,也可实际地改善南生围的生态,甚至是景观、康乐等价值。当政府不向发展商开绿灯换地,发展商就自然难以发展南生围。

这段时间,我也听到不少绿色友好建议,例如有朋友重提2010年时,环团及不少关注团体一封关注南生围保育的联合声明,建议以非原址换地保育南生围,又有指应成立保育基金去解决当前问题,亦有建议能否在新成立的「乡郊保育办公室」或下一份《香港生物多样性策略及行动计划》等框架下中制订方案等。我深信自己与我的绿色友好一样,守护南生围不单是出来叫叫口号,在传媒面对向政府指指点点,而是真正有实际的分析及策略。我要重申没有人认为要一步登天,但一些新方向及政策,从来都需要时间蕴酿,政府不应蹉跎岁月的同时,也应对各保育方案持开放态度。

不要嫌我又重覆这个讲法,平衡发展与保育,不是割一半湿地作发展,另一半作保育,我们不会想像这种情况在米埔、塱原湿地发生的,为我们都知道,湿地需要一个整体去保育。南生围,当然也不例外。

 

下次见面再倾,顺祝生日快乐!

 

希文

2018年4月7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