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千天杳无音讯 李文足徒步寻夫
2018-04-10

王全璋2015年被捕前写下的《致父母书》:

「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像。儿子在此给你们二位磕头了,儿子不孝。」

 

制作:黄晓玲



2015年7月9日开始,超过320位中国内地的维权律师、律师助理、民间维权人士等,突然被公安大规模抓捕、约谈及限制出境等,被称为「709大抓捕」。

三年来,多名律师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有人在监狱服刑,有人被缓刑。但有一个名字,至今不知去向-王全璋,他是「709大抓捕中」,唯一一个至今仍未受到审讯的律师,外界都话王全璋是709案最后一人。

王全璋处理的案件非常敏感,包括农民土地、刑事人权等的范畴。他曾经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又用笔名在互联网上发表批评时政的文章。2015年7月10日,王全璋失踪,之后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

但王全璋究竟犯了什么事,因为没有起诉书,也没有开庭,外界无法具体知道他是因为什么理由被羁押超过1000天。另外,王全璋家属为他聘请的律师余文生,亦在去年被废除律师证,及后被逮捕。有外国媒体如此形容∶政府抓了维权人士,又抓了为维权人士辩护的律师,现在还抓了律师的律师。

 

在2018年4月4日,王全璋失踪第1000日,李文足与其他709被捕人士的家属发起「千里寻夫」的行动,由北京徒步前往天津,要求法院回应。因为,有资料显示,王全璋最后遭关押地点是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到达天津第二天,李文足被执法人员带走。

李文足:四点左右吧,到了一楼大厅退房,然后门口有一群人向我们靠近。两个人抓着我的胳膊,还有后面一个人就推我,把我推到车上,然后拉到一个派出所。他们跟我说,我们之前一直没有一个沟通的机会,今天是想跟你沟通一下。

她被带到天津武清区豆张庄派出所,受到四男一女的看守。李文足:

他们说,我们没有抓你,又说你有些方式不太合适,你看你这样,这样走走对王全璋的案件也不好,然后也会连累其他的朋友。把我带到派出所的原因,其实就是要吓唬我们,就是想让我们徒步这个事情终止,不能再继续下去。

 

她到当日下午获释,之后返回北京。

 

王全璋失踪的一千多个日子,李文足面对警察的各种跟踪、骚扰甚至限制人身自由。他的儿子王泉泉长大了,也长高了。

李文足:

(儿子)知道爸爸被警察抓走了,因为这两、三年很多事情他都是在现场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是带他去商场,或去逛公园,警察就是七、八个跟着我们。他经常就问啊,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很想爸爸啊。情绪很低落,常常问我们这个问题,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王全璋2015年被捕前写下的《致父母书》:

「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像。儿子在此给你们二位磕头了,儿子不孝。」

 

李文足:

父母肯定心理上那个压力挺大的,快三年了,就是杳无音讯,肯定是承受很大痛苦了,思念儿子嘛。父母年纪也大,他的妈妈中风之后,就是父母身体肯定也不好。

 

从北京徒步到天津,再从天津回到北京,李文足现时的生活受到当局监视。但她指,相比起三年前,今次算不上是艰苦。

我跟你说,其实我们现在真不是最严峻的时候了。在我们最开始的时候,遭受那些打压是更严重的。刚开始我们站出来为丈夫的时候,国保对我们的打压就开始了嘛,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态度是相当恶劣,很凶的,被带出派出所是家常便饭。都1005天了,什么消息都没有,坚持吧,虽然人也不是说多么坚强。我觉得我挺软弱的,但已经摊上这件事了,就得去面对。

 

「亲爱的父亲母亲,请为我感到骄傲,并且无论周围环境怎样恶劣,一定要顽强的活下去,等待云开日出的那一天。您的儿子,再次叩首。」王全璋《致父母书》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冯德雄

监制:郑婉薇

编导:高福慧、林咏雯

制作团队:黄晓玲、王磊、陈颢之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