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港科院创院院士 黄乃正
2018-05-26

尊敬的五叔:

近来好吗?这几天天气转热,室内外温差很大,您要多保重身体。

还记得上次我给您写的香港家书中提及,我参与创建的港科院于2015年底成立,希望以团结香港科技界、推动香港科技发展为目标,这是香港科技界的重要里程碑。今天我又要向您报告另一个好消息: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批示,要加强内地与香港科研合作,支持香港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中央政府将推出五项重要措施,其中一项是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融合发展,您在江门市开设玻璃工厂,相信包括江门市在内的大湾区不久将有飞跃的发展,江门市各方面亦将有巨大改变,您当会乐观其成。至于其他四项措施,包括加强科技创新合作的顶层设计、完善香港科研人员参与国家科技计划制度化建设、支持香港科研人员进一步融入国家创新体系,以及扩大两地创新创业合作和完善科研创新基地合作模式。

近来祖国经济腾飞,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央投放在科研发展的经费非常庞大,在港从事科研的学者,常常希望能申请到内地科研经费在香港使用。去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中联办副主任谭铁牛来港履新,与港区院士谈起这件事,促成了我们二十四位在香港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联署去信习主席,表达我们上述的意见,以及对国家作出贡献的愿望。今天,我们很高兴获得了习主席的重视和承诺。

 

香港学者在各方面的应用研究表现优良,例如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机械人、智慧城市、金融工程等,而在比较基础的科学例如化学、 生物医学、物理和数学等方面的研究更达到国际卓越水平。过去香港学者主要是向香港研究资助局申请研究经费,然而这些都只是短期的资助;创新科技署虽然向香港十六间国家重点实验室提供每年五百万元恒常资助,却是不敷使用。过去我们也可以申请国家科研经费,但只能通过在内地附属机构申请,成功后也只能在内地聘用人才、购买实验室设备和材料等。经过习主席批示后,内地科研经费现在可以转到香港,但这个措施也需要逐步扩大和深化,目前或许只有香港学者参与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工程研究中心,以及参加的国家重大科学研究题目,才可获得资助。至于中央政府是否需要香港科研机构配合内地创科发展,以及把研究成果应用在中国的创科研发上,才可获批经费。但所有科研都是千丝万缕,息息相关,每一项研究成果都有它的价值,我相信中央政府不会如此短视,不会墨守成规、自我局限。

香港和内地都拥有雄厚的科研基础及众多高质素的科技人才,但碍于经费问题,两地的科研很难团结一致,只能各自专攻自己专长的研究部分,这是非常可惜的事。如今通过新的资金安排,两地的科研合作关系将更趋紧密,势必成为一股驱动国家创新发展的重要力量。有些意见认为香港机构可单独申请经费资助,会令香港与内地的科研机构由合作伙伴变成竞争对手。亦有担心会吸纳更多内地科研人才,对本港人才造成竞争,我认为如果一个科研人才害怕竞争,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因为只有竞争才会进步。此外,亦有人担心中央要求科学家需要「爱国爱港」,科研项目变得政治化。我认为香港从事科研的人都只会专注研究,融入国家体制对他们的科研没有任何影响。「爱国」或许对很多拿外国护照的科学家造成一些疑虑,但他们很努力于科研及教学,做出卓越的成果,不是很好的爱香港表现吗!

虽然国家放寛了研究经费的使用,但这不是说香港就可以轻易获得很多资助,内地的科研经费审批也非常严谨。申请研究经费必须经过好些程序和通过公平竞争,而且研究项目必须是既成熟,而且由比较资深的学者领导,才容易获得资助。所有成功申领经费的研究项目更须接受监察,每年提交报告。根据规定,港澳机构牵头承担项目的过程管理和验收评估等工作,可由内地专案管理组织开展,也都可以委托港澳特区机构执行。因为一国两制的缘故,内地机构或不可能在香港监察。我的看法是香港研究资助局管理研究经费的运作已经非常成熟,如果由研资局监察,并且向中央报告,未尝不是一个可行好方法。至于港府的角色如何需要把握机遇,例如提供哪类科研的配套或资助,追上其他地方的步伐,我认为每个科研项目都有各自的需要,如果经过本地和境外专家同行评核,香港政府积极配合及大力支持,当事半而功倍。

我对这项新的安排感到非常乐观和充满期待,相信中港两地今后的交流合作必定更加紧密,两地的科研必定会百家争鸣,蔚为大观。盼望五叔赐予高见。最后,谨祝

生活愉快




 乃正敬上
2018年5月26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