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国际树木学会香港分部主席 梁永强
2018-06-09

致2008年在赤柱倒下的大树刺桐

*标题由编辑所加

 

刺桐先生:

许久没有写信给你了。记得小时候偶然会跟家人到赤柱逛街,都会在你的树冠下路过。但那时年纪还小, 没有认识你。自在2008年发生了引致人命伤亡的惨剧后,至今已经有十年光景。香港的树木保育亦在此十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没有人察觉到你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住,要倒下而引致的不幸事件。2010年成立了树木办,我们亦正式有了树艺行业及其发展方向。而我亦同其他树艺朋友一样在那年正式投身树艺工作,在同年开始服务国际树木学会。在这短短几年间学会在香港已经有1000多名注册树艺师,这方面的发展确实是飞快的。每次我同世界各地的树艺师倾谈,当他们知道香港这小小的城市竟然有多于一千名的国际注册树艺师都不禁啧啧称奇,无不羡慕香港树木保护的迅速发展。但当我解释香港政府的树木管理架构时,都会见到他们皱一皱眉。

香港政府树木管理以树木办为首,以制定政策及为各部门提供技术支援,日常护养则由不同部门去负责。各部门中其实是不乏个别优秀的树艺人才。可惜这些人才可能这两年被调任到相关职位负责管理树木,但过了几年又调到其他岗位负责与市政树木管理毫不相关职务。试问他们在这种公务员体制下如何培养出优秀团队呢?要知道良好的政策是也由人去订立,而少数人才是发挥不了效用的,必须要有机制去培育整个团队才能有效,以现在这种从不同部门借调人手管理树木的做法,如何能为香港制定长远的保育政策呢?如果一个专业问题能够由其他专业的人员去处理,那么要不就是要处理的问题并不复杂,要不就是管理者没有正视这行业的专业性。试想想如果香港是由医生去建路,由工程师去制定食物标准,由建筑师去为病人把脉,这不单是人才错配,更会危及公众利益,可是香港的树艺业现在就是这样。

这种欠缺专职专责职系的制度在其他已发展国家,例如美国、澳洲、新加坡及欧洲都早已成为历史。例如在澳洲墨尔本,第一位政府市政树艺师已早在80 年代中出现,北美比澳洲更早就不用说,该市的树木管理都是由树艺师及其他专业如园境师,城市规划师一同去处理,各专业都在地位同等下,在各自专长的范畴发挥所长,为保育城市树木作出贡献。树艺师的训练在已发现国家已非常成熟,由为研究人员及管理层而设的硕士课程以至为技术人员而设的实务课程都数不胜数。在已发展国家中从来没有由其他专业去领导这个专业,更说不上由其他专业去为这个专业发牌。对比起其他已发展地区及国家,香港这个国际都会足足慢了最少三十年,香港应该尽快由政府或树艺团体建立树艺师的注册制度。

树艺师的背景是科学人员,从树木生理学去了解树木各个细胞及器官的功能及在其内的生物化学反应,从树木病理学去了解各致病原及树木的自我保护机制,从植物分类学以二叉式检索法去进行树种辨认,从土壤学去了解土壤中各化学,物理及生物的元素对树木的影响,从生态学则从物种和环境之间相互关关系,了解林木在城市中发挥的功能。树艺师要学的知识及处理的问题,絶对比树木风险评估多出很多。树木学在世界不同的大学里,都是由理学院去开设课程,教出来的树艺师都是科学人员,判断以科学实证为依归,絶不会由文学系或其他学系去主理。当然真正树艺师是没有分白领与蓝领的,只有接触树与不接触树的树艺师之分,正如没有医生是只坐在办公室而不做临床诊症的。

城市林务中树木的地位已由当初与一支灯柱无异,发展到成为市民的财产,以至到拥有文化价值,与市民的情感有砍不断的关系。香港的树木保育一步一步走来,是由许多沉痛的教训,而形成今日的发展。今年五月中你的一位家人在般咸道被砍伐,它带出的问题不应被视为树木保育与人命的对立,也不应只看检测的树艺师是否粗疏。焦点应落在香港欠缺了一个完善的制度,一个因政府欠缺专职专责职系同覆检的制度问题。8月27日即将是你及那位不幸的少女第十个忌辰,我愿你们已得到安息,也愿香港能在树木管理体制上早日摆脱今天的落后。

一个爱树的人

Mike Leung

2018年6月9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