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环境谘询委员会成员 黄焕忠
2018-06-16

嘉宇同学:

很高兴去年十月你从西澳返港时,顺道探我小聚,和我分享你在澳洲研究废物产能的成果,更谈到香港都市废物的问题,废物产量不跌反升,实在令人担忧。在你返回澳洲后不久,中国大陆宣布禁止24类回收物品进口,包括未分类的废纸、日常生活所产生的废胶等。其实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回收物品的接收地,难听一点就是欧洲、美国、香港等地区的垃圾站。自从中国大陆升级「洋垃圾」禁令后,牵连甚广,回收物品堆积在各地的港口,不单是香港政府,世界各国都重新开始思考回收处理问题。

面对堆积如山的可回收物品,香港环保署无可避免要积极面对,将会更积极支援社区回收价值较低的回收物品,推行中央收集胶樽计划,帮助提升处理相关回收物料的成本效益。我再翻查政府公布的数据,去年全港大约有五万七千多公吨PET胶樽被弃置在堆填区。由于香港没有塑胶的再造工业, PET胶樽经回收后唯有打包出口中国大陆。可惜的是,去年香港本地的PET胶樽出口量只有3600多公吨,回收率不足6%,令人失望。可以看得到,市民对回收并不热衷,缺乏诱因。从回收商的角度来看,胶樽体积大,不容易储存,一车的塑胶最多只有800公斤,价值不足800元,但是需要高达1500元的成本运走。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又怎会有人去做明知是蚀本的生意呢?即使收集到胶樽,这些胶樽恐怕只会在原地积存,又怎谈得上再造呢?无论政府怎様卖力鼓励市民回收胶樽,在没有经济诱因的情况下,回收商只有拒收塑胶,譲塑胶成为堆填区常客。

 

要增加塑胶回收率,首先要做好收集的工作,引入生産者责任制计划,可以促进收集环节的良性发展。近日,环保局黄锦星局长提出环保署已于去年10月展开探讨,研究塑胶樽按金计划的可行性,并且在合适的地点设立塑胶樽专属回收机。其实按樽计划并不是新猷,还记得小时候汽水樽是可以退回按金,大家都乐意回樽。在瑞典,饮品售价已经包含了胶樽的按金费用,根据胶樽的大小、材质等,按金大约1至2个瑞典克朗不等(大约折合1元至两元港币左右),饮完之后只需要将空樽放入专属回收机,就可以退回按金,非常方便。与此同时,瑞典法律规定,所有饮品生产企业和饮品进口商必须参加回收制度,如果不加入按金返还体系,销售饮品将属违法行为,这样就既有红萝卜亦有木棒。瑞典的塑胶按樽计划在欧洲算是最成功的例子,2016年,每个瑞典人平均归还了177个饮品樽,回收率达到8至9成,逐步接近政府提出「回收9成饮品樽」的目标。可以看到,按樽回收是一个可行的方案,加上快将上立法会审议的垃圾徴费草案,双管齐下,有望扭转局面,增加香港市民减废回收的意欲。

但这只是解决回收困局的第一步,回收商还要将收集的废胶樽运送到合规格的处理场,经清洗、切片才可以造成胶粒,然后将产品卖出去,获取收益,整个回收链才算完整。有回收商计算过,在香港再造一吨胶粒,将收集、处理和销售成本计算在内,大约要6000至8000港币,而每公吨再生胶粒在内地的销售价格,就只有6000至10000港币左右,实在无利可图。可见香港政府不可以一如既往,将回收业当作是一种普通的商业行爲来发展。政府要给予各种支援,改善整个回收链,投放资源进回收行业,既帮助回收行业提高竞争力,也解决香港垃圾围城的困境,就能够达到双赢的局面。

最后,我想引用Susan Freinkel写的《塑胶——有毒的爱情故事》一书中,里面的一句话:「人与塑胶恋爱了将近百年,才发现陷入一场有毒的爱恋中,却已上了瘾……」。试想一下,塑胶将会耐久长存数百年,破坏地球生态环境,当下之急,是如何将这个毒瘾戒掉,那就需要各持份者共同努力灭塑。在我的角度来看,中国今次「洋垃圾」禁令为香港政府的回收工作敲响警钟,促使香港政府立法减少使用塑料,强制源头分类,正视资源的回收,为回收业界建造一个可行的营商环境,让我们同心协力,共同解决塑胶回收难题。

我希望你下次返港的时候,可以看到香港回收业界有一片新景象。

老师 黄焕忠

2018年6月16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