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母乳育婴协会主席 胡凯怡
2018-06-23

亲爱的老板:

我在你的公司工作已经六年了,当中亦请了两次产假,现在的我,已经是两名孩子的母亲。我十分幸运,多得你及同事们的理解,支持我继续以母乳喂哺我的孩子,每天给我一点泵奶的时间,亦提供完善的集乳设施,在一个清洁及安全的环境下,每天为宝宝准备最天然的食粮 – 母乳。

尤记起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香港的母乳文化仍不太成气候,根据卫生署2012年的数字,全港6个月大婴儿接受全母乳喂哺比率仅2.3%,几乎是全世界最低。由于政府高度重视为母乳母亲提供支援,2014年 4 月成立「促进母乳喂哺委员会」,除加强宣传母乳好处外,亦主力鼓励实施「母乳喂哺友善工作间」的政策及「推广母乳喂哺友善的场所」,让更多人支持母乳喂哺。

 

事实上,母乳妈妈要成功喂哺母乳,过来人会知道要「过五关,斩六将」,宝宝初生的时候,新手妈妈担心奶量不足,面对乳腺炎乳塞的问题亦不懂求助。到产假快将完结,妈妈便开始担心公司不支持,集乳时间及空间欠奉等等问题。假期外出时,妈妈又会担心没有哺乳室,如选择公众哺乳亦怕惹来途人的奇异目光。

其实,母乳喂哺从来不只是妈妈同宝宝两人的事,带来的正面影响亦不只是BB及妈妈得益,而是整个社会。有不少研究指出,母乳喂哺对母婴健康也有益处,母乳含有抗体,婴儿生病机会减少,亦会减低日后长大患痴肥及糖尿病等长期病患风险,妈妈亦会减低患乳癌及卵巢癌的机会。母婴有健康的体魄,间接可以减少医疗开支负担,亦减少需要向公司告假的情况,变相可以提高生产力,对公司来说,鼓励员工母乳喂哺,实质是一项明智的投资,同时亦为何提高员工对公司归属感的好政策,试问有谁不想有一个体恤员工需要的好雇主呢?

我的好朋友琪琪就没那么幸运,当她努力地在公司集乳期间,她的上司却向她说: 「母乳没营养,喂配方奶吧!」这种无形的压力,对母乳的一知半解,只有同路人才会明白个中辛酸。琪琪「为母则强」,面对困难也不害怕,她为了证明泵奶并不会影响工作,她惟有缩短自己吃饭的时间及提交工作时间表,令她可以持续以全人奶喂哺两个孩子超过一年,甚至大仔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即全母乳至头六个月,其过再添加固体,持续哺乳至两岁。

虽然现在越来越多雇主支持在职妈妈母乳喂哺,政府及各母乳支持团体的大力推广,2016年香港6个月大婴儿接受全母乳喂哺比率亦已经攀升到27.9%,短短四年增幅为25.6个百份点!可惜的是,像琪琪的雇主仍然有许多许多,要令每一位在职母乳妈妈的哺乳权益得到保障,切切实实为每天八小时工作中,设立共一小时的挤奶时间及提供适合空间而立法才是唯一出路,因为只有这样做,哺乳妈妈才可以堂堂正正得到「哺乳休息时间」。

现时,平等机会委员会已向政府建议明文禁止对喂哺母乳的妇女的直接或间接歧视,而喂哺母乳的定义应包括集乳,即泵奶行为。若在相同情况或没重大分别下,一个人对待喂哺母乳的妇女差于没有授乳的人,就会因歧视而负上法律责任。我希望立例的措举,重点不只是为了处罚不当行为,而是这条规例可以唤醒香港市民尊重母乳妈妈的需要,明白宝宝与生俱来是享有喝母乳的权利!

我亦希望香港真的可以成为母乳喂哺友善的城市,每一个人,包括家人、朋友、老板、医护人员,以至公众人士,都能够真心支持母乳喂哺,令妈妈们在走着这条母乳路时,并不再感到孤单。

每年八月第一个星期为「国际哺乳周」,亦是向公众宣传母乳的好时机。感谢老板支持我成为香港母乳育婴协会的义工,今年我们会举行一个名为「爱家‧爱母乳」的集体哺乳活动,希望带出母乳是一家人需要支持的事,而且要世世代代承传下去。

 

你的员工
胡凯怡

2018年6月23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