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谈政改.占中
2014-04-11



问: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

答: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

 

问:你对「宗教界对占中有共识」有何看法?

答:我不希望有人会说,教会之间有了共识反对占领中环,这好像批评我们天主教。共识是追求民主;共识是我们尽量用对话去争取,但共识不是指我们不可以考虑占领中环。

 

问:你们会以什么方式去继续争取民主?

答:我们希望大家对民主的看法都一致,现时没有任何牧师出来反对民主,讨论占领中环可能都有不同的意见,神父、牧师、主教都有不同的意见,但彼此尊重是重要的。我们很高兴,教区有正式的声明,清楚地说明追求民主是对的。我们追求了很久,觉得辛苦,几乎绝望,但我们仍要继续努力寻求答案,我们希望用对话寻找一个大家接受的方案。如果真的不成功,便需要用比较激烈、但仍是和平的行动,例如占领中环。

 

:有人指,一个宗教怎可以叫人去做违法的行为呢?你会怎样回应这些话?

答:违反法律不是等于违反伦理道德,这个叫「公民抗命」。对社会或政治稍有认识的人都知道,「公民抗命」不是纯粹平常的犯法,而是特别的犯法,它是在更高的层面犯法,从而达到更重要的目标。

 

问:现时有很多行动或社会讨论都是想争取普选,但是否「知其不可,而为之」呢?

答:几乎是的。

 

:很多人抱持一个态度:神职人员不应太「踩界」,因而认为你的言论很「踩界」,你如何回应?

答:比如说,一只兔子在狮子面前,难道你说兔子在对抗?我们只是弱者,在绝望中挣扎而已。所以若说我们「踩界」,真是很冤枉。

 

:有人说,香港有造反的可能?你如何回应这些话?

答:不知道这些人在哪里生活呢?不知道这些人有否来过香港。试想想,香港人造反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其实只要中央停止供应水到港,两日内可把香港人饿死。香港根本没有任何可能造反,它(中央)不用担心,万一真的造反,亦有解放军驻守。若说香港需要立法,是荒谬的,但既然基本法说明要立法,故在有条件之下是可以做的,但现在根本没条件,若在这个不民主的情况下立法,肯定是一个恶法。

 

:环球时报对陈方安生,李柱铭外访有这样的评价,你有什么看法?

答:难听来说,外人不能教邻家如何做「爸爸」,但若见他打自己的小孩,是可以上前劝告的。中国不让我们有民主,美国亦可以朋友的身份表达,香港是适宜奉行民主。这不是对立的说话,是一种朋友立场对中国的劝吁。

 

问:但在政改谘询期间,对外谈政改,到底对香港政改是利还是害?引用你「爸爸」的比喻,现在「爸爸」是中央,「爸爸」觉得儿子(香港)的意见,不应找其他邻居去代言,应该直接跟中央表达。以中国的立场而言,它会觉得有外国势力的干预,你有何看法?

答:如果「爸爸」不接受邻居善意的说话,表示这个「爸爸」不是很有诚意,一个「爸爸」发怒可以打儿子,但事后若邻居作出劝告,他亦应该接受。所以不是说儿子去告状,他可能不知如何表达。这比喻不是与现实情况完全相同,香港不是小朋友,是成熟的一群人,可惜有部份人完全不听各方意见,在这绝望的情况之下,希望美国可以为香港说一句好话。

 

采访:袁梓佩

专题分类:政制改革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