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 何庆基
2018-08-04

阿正:

转眼间你已经修读了建筑两年,我知你很喜欢这学科。相信你现在已明白,建筑不单是关于技术性的起楼起屋,更重要的,是处理人与空间的关系,如何令生活空间更人性化,更贴入个人以至社群的生活和文化需要。最近政府为杜绝街头艺术对当地居民的滋扰,取消了已运作十多年旺角行人专用区,一下子干掉那里的种种街头表演,令我想起空间和社群需要的问题。

我从来都喜欢旺角,它充份反映岀香港那缤纷杂乱、多元和有点古灵精怪的文化特色,而各式各样的街头表演,令旺角地区的文化特色更为灿烂,我也得承认有些表演我真的不敢恭维,但表演者投入、观众欢愉,又何必太精英主义的诸多强求呢?比诸花了无数金钱和时间,至今仍只闻楼梯响的西九文化区,这个不费纳税人分毫,却制造了贴近群众,性格鲜明的另类文化区,更具经济和文化效益。

当然这类使用公共空间的表演场地,本质上有很多运作上的困难,例如最为居民咎病的噪音问题,始终这不是有隔音设备的音乐厅,何况公共空间原本就不是专为表演而设,不同人使用这空间时有不同的原因、要求和习惯。某程度上是艺术侵入了人家的生活空间,有人喜欢这突然出现的表演平台,也有人反感。在尊重艺术的自由表述之余,也得理解居民的感受。即使是最好听的音乐,整个周末被迫持续地聆听,不惹人反感才怪。对于那些不按照规举、没有尊重公共空间其他使用者的感受的表演者,弄至今天的地步,实应好好反省。

不过,虽然街头表演出现的问题,不是不能解决,不用重手至手起刀落把它杀掉。在官僚的思维里,最重要的不给他们麻烦,出现乱子就把东西连根拔起,管它什么地区文化特色和发展。其实只要作适当的规划和管理,例如在空间分配、声浪控制上严加管理、表演者的甄选等,很多现有问题是可以控制到的。

没努力寻求解决方案,便即取消行人专用区表演空间,反映出政府在推动文化艺术发展背后有更大的问题。一方面是缺乏对全面文化发展的各种类可能性的了解和视野,官员委任以为是精英,其实是对文化艺术只有狭窄认知的决策者,思维仍停留在如何有效模仿伦敦南岸文化区,作为文化发展最高境界。对本土文化的特色和可能性缺乏兴趣,加上公务员制度那迁职频繁的通才训练,导至未能建立专才和持久的兴趣,以因应本地文化性格和需要,发展具视野的长远策略。另一方面,即使有最好的策略,没有决心落实行动也无用。政府对旺角行人专用区的运作,如能把持有效的管理和规划,也不会出现那么多足以杀掉所有表演的理由。

我参与规划和推动香港文化工作已三十多年,由成立艺术发展局到设计西九M+的内容,所见的都是走前两步,又倒退一两步,有时候甚至三步。取消行人专用区反映出的,是这么多年来我们的文化机制还未有半寸改善,有时候的确有点灰心。但这是我至爱的家,又怎可以对她轻言放弃呢?

爸爸

2018年8月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