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前人口政策督导委员会成员 雷鼎鸣
2018-08-25

仔:

知道媳妇怀孕了,你们都工作忙碌,希望你们能及早计划好媳妇产后的工作安排。你们都是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工作成果自己拥有,未必会用尽产假,但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无独有偶,香港政府近一次有考虑是否将有薪产假从现在的10周延至14周,在社会中也引起一些讨论。此政策若推行,会有什么后果?你大学双主修之一是经济,相信您也会同意我的观点。

我的第一个观点是此政策的影响,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都不会很大。香港去年共有56,500名婴儿出生, 20至45岁的女士共153万人,有工作的是约113.3万人,所以他们当中,只有74.1%的人有工作。以此推断,去年生育而又在职的女士共41,867人(不理会多胞胎的影响)。 这个年龄层的港人平均月薪大约$18,650 ,女性比男性低一点,我们可以假设她是每月$18,000。对这41,867人多放四个星期的有薪产假,社会的成本是多少?你可以轻易选出,是大约每年7亿港元,连同强积金,大约8亿元。

相对于去年26600亿的GDP,这不足8亿元的社会成本其实很少,只是GDP的0.026%而已,但我们若说他毫无影响也不对,然而应该分析他的政策目的是否能够达到。

坊间一般认为增加有薪产假主要有两个政策目的:第一是鼓励生育,第二是一种劳工福利。这两个目的都需评估。

 

众所周知,港人生育率几乎世界最低, 20多年来,总和生育率一直在0.9至1.3左右浮沉。换言之,每一名香港的妇女,一生人中只会生育0.9至1.3名小孩。这显然会使人口有下降压力,试想想一代中一男一女有两个人, 下一代则只有一个人,人口怎会没有压力?我的研究也显示,近四成的40至44岁女人都没有生育过孩子。政府几年前成立了一个人口策略督导委员会,我也是成员之一,它的关注点之一正是害怕将来的劳动力会缩减。

我不认为劳动力减少太过重要,只要把人口的素质或教育提高,可以抵消劳动力下降带来的影响。但我们仍应问一问,延长有薪假期真的能鼓励生育?我大概10年前也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其中一个我要问的问题是,假如我们要求一名女士比她原本计划要生育的子女额外再生多一名,那么她要得到多少补偿才肯这样做?我曾经进行过一项随机抽样的问卷调查,所得答案从10、20万元到几千万或乾脆完全不肯都有,但平均数大约系4、5百万左右。他们完全不愿生育或只肯少生育主要原因是楼价太贵,及教育成本太高,成本不只是学费,很多家长都知道费用是很多的。到今天,楼价及教育费都只会比10年前高出太多,多了四周的有薪假期,涉及金额平均只得一两万元,怎会有大作用?所以我不认为这政策真的能够刺激生育。

另一个目的是劳工福利,我对此也深感怀疑。在香港的就业市场中就算男与女的教育与经验相同,我们知道很多外佣的教育水平不差,但薪酬很低就,算删去外佣低薪的影响,女性收入仍显著低于男性。有人认为这是性别歧视,这可能性或许存在,但我相信雇主在意的,部份原因是女性雇员生育前后都要脱产,但却有薪水,所以一早把此因素考虑在内。若然如此,那些本来就不打算生育的女士,本应与男的有同样生产力,却被连累少了薪水,这岂不是等于不生育的在补贴有生育的?

天下没有免费午餐,产后有假期是合情理的人道之举,但是否一定要有14周的薪水,却比较难回答。多了几星期的薪水若雇主负担,等于要不生育的女士背起成本。找政府负担又如何?这会有助消除男女收入差距,有其优点,不过政府负责埋单,也只意味着纳税人才是午餐的最终付钞者,这是否公平,并无简单答案。

 

爸爸

2018年8月25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