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城 ‧ 我哋(上)
2014-04-22

香港大学现代语言及文化学院香港研究课程主任朱耀伟教授用简单一句话解释本土意识:「本土意识是香港看自己时,觉得香港有价值、独特文化、有自己不同的生活习惯的地方。」

 



本土意识的发展与流行文化的兴起有密切关系。七十年代经济起飞,香港慢慢发展出自己的文化、电影、粤语流行曲。朱耀伟教授解释:「有了这些文化生产,香港人觉得这些是属于自己的,慢慢建立一种本土文化身份。」

 

「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始,令香港人醒觉我们不能不回归中国,我们进入后过渡期,我们当中有人移民、有人留下来、有人寻根思考什么是中国人。这段时间出现了不同种类的有关香港人身份的东西。」

 

对朱耀伟教授而言,「皇后大道东」最能够唱出九十年代香港人心声:「很能代表香港人在中、英之间窄缝中的身份,以及香港人如何在间缝中周旋,也表达了临近九七,香港人暧昧不明却又很有活力的身份。」

 

「香港不断说本土身份,是因为我们缺乏本土身份,我们的本土身份很容易受外源因素(如政治、经济)牵动,至少流行曲中的本土身份会因为这些变化而有不同重点。」

 

除此之外,朱耀伟教授认为能够呈现香港特点的歌曲,都能反映本土意识。

 

Rubberband主音6号(缪浩昌)指,他选择用广东话入词,是因为希望用最熟悉的语言说最想说的事:「广东话是我母语,与此同时,用广东话这个母语说这个城市的故事,其实是最合适的。」

 

RubberBand的歌,题材多数与这块土地这座城市有关。他正在为这城写情歌:「这几年觉得所有东西都关乎情,与土地有关的是为土地写的情歌,与城市有关的是为城市写的情歌。」

 

这种对香港既观察、咀嚼及消化,正是朱耀伟教授所言,不自觉的本土意识。

 

最后,我请他在他的作品中,选一首最能反映现今香港的歌,他选了《睁开眼》:「多年来香港发展很快,高楼大厦遮蔽了太平山的山脊线,我们彷佛吃不消一样。但很多人依然抱着先赚一把钱的想法,为了利益或短视的前途,选择只眼开只眼闭,看不到一些正在发生、酝酿中、应该争取的事。社会各人有各自的打算。有人离开,也有人留下来为这个城市继续抗争、战斗,直到最后一刻。」

 

采访/制作:刘善茗

专题分类:历史。文化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