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城大社会及行为科学系副教授 陈敬慈
2018-09-22

亲爱的同学:

很遗憾,因台风的关系,我们取消了一堂课。但是香港是一个精彩的城市,每天发生的事情,都是学习的好题材。就在上星期,我们谈起了香港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盲信市场,政府对劳动力市场采取"积极不干预"的政策。这个星期,台风山竹袭港之后,就是否应该停工的问题,就展开了一场有意义的辩论。

星期一那天,我从惠州回港,有很深刻的感受。在新兴城市惠州,交通畅顺,市容整洁。到了深圳市区,因有大树倒下,出现塞车,所以到罗湖关口时,比正常多了一个小时。朋友说,星期日晚上,深圳主干道的公共交通已经先行开通。回到香港,坐火车到上水,我却经历了一场从未经历过的混乱。上水到大埔的火车停了,巴士服务还未有恢复,数以千计的乘客排队等待的士。因周围大塞车,私家车难以进入港铁站附近的地带。在微雨中,我等了三小时,才成功上了一辆车。

对于9月17日的大混乱,特首的回应是,停工不是选项,因为没有相关机制,事件的严重性,未至于可以引用《紧急条例》停工。其实政府很有很多可以做,例如宣布非必要岗位的公务员停工。也可以化危为机,将事件转化为社会团结的机会,联合工会和商会,举行记者招待会,呼吁全面停工,让市民留在社区,参与清理工作。和交通运输公司协调,派出车辆,在主要车站疏导人流。遗憾的是,特首仅仅是建议雇主作出「灵活安排」。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更加表示,「在一个自由、资本主义的社会,特首也没有权命令全港放假一天,更没有能力负上社会停止运作一天的经济损失」。

在谈工作与职场政治时,我们讨论了三种观点,左翼批评资本主义制度,认为它将资本的利润优先于人民的福祉;中间自由派主张政府对经济进行适当干预,令工人的安全和福利等到基本保障;右翼保守派反对政府干预,认为市场自由运作,才能令最多人受益。我叫大家想一想,在香港的社会情景下,不同观点的例子。汤家骅的说法,正是右翼保守主义的典型例子,受这种观点的影响,香港的劳工保障远远落后于其他地区。9月17日的一幕,就是目前香港的写照。在周边地区的政府采取积极有为的政策,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香港却迷失在市场的迷思之中,找不到出路。年轻的一代,在思考社会出路时,对自由资本主义的批判就是一个重要的起点。

在深圳,9月15日开始,启动「防台风I级应急」措施,全市实行「四停」: 停工、停工、停市、停课,部分企业到17日也继续停工。在香港,在「市场至上」的原则之下, 政府无权宣布台风之后停工,事实上在8号或者以上的风球之下停工,也完全没有法律的约束力,劳工处《台风及暴雨下的工作守则》,仅仅是一个指引。所以,很多工人,例如保安员和清洁工,在10号风球之下也没有权利拒绝返工。对于返工的,雇主可以不支付的士费;没有返工的,雇主可以克扣工资,甚至纪律处分。这些不公平的故事,长期隐没在「自由市场,人人受益」的迷思之中。

9月17日的混乱未必不是一个好机会,痛定思痛,重新思考,我们要怎样的社会。我认为,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威胁下,立法保障工人在天灾期间及之后停工的权利,必要返工的岗位则必须有加倍的薪酬,已经十分迫切。

你们的老师

陈敬慈

2018年9月22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