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高锟慈善基金董事卢永仁
2018-09-28

亲爱的Nicholas:

我想你已经知道,你爸爸多年来最尊敬的良师益友高锟教授,已经在上星期离开了我们,那是一个多么令人哀伤的日子。

Nicholas,你是幸运的,这十多年间,在不同的场合和地方,你都有机会接触到高教授,从你小时候在学校里,到教授「病」了,你见过不同时候的他,但可惜你那时年纪还小,没机会跟他好好的对谈、好好的学习;爸爸跟高教授认识了廿多年,当时我在电讯公司负责创立互联网服务,他是我们的顾问。

高教授跟你不一样,他出生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中国内战之下,举家迁移到香港,中学毕业后远赴英伦读大学,取得电机工程学士学位和博士学位,高教授不管在什么情况和环境中,他都不会放弃对学问的追求和知识的探索!

高教授的研究为人类、为世界带领通讯科技进入新纪元,否则你每天在学校或家里上网做功课,利用宽频互联网找资料看电影,这一切一切都不可能发生。如果不是教授对自己理想的坚持,对科研那种不离不弃的态度和不屈不挠的毅力,甚至在其他的科学家觉得他是不会成功的,而他更经历过无数次实验的失败之下,他对自己的理念没有动摇,一直努力尝试,那才是一个真正伟大的科学家呢!

2009年,高教授的成就获得世界肯定,获颁发诺贝尔物理学奖,当时他已经确实诊断患上脑退化症五年了。当时香港社会恍惚对脑退化症有更多关注,有一次,高教授的太太高黄美芸女士曾经提到,她在照顾高教授的过程中,看到一个天资聪颖的人,慢慢变成彻彻底底的另外一个人,这种情感上的失落最令人痛心,她的经历和感受,令她想在香港成立高锟慈善基金,为脑退化症病人、家人和照顾者提供支援,亦希望普罗大众,对这病有更清晰的认知和了解。

脑退化症作为现今世界三大疾病之一,跟其他疾病不一样,不只影响病人本身,而是他旁边的亲人和照顾者、甚至整个社会都会受到深切的影响,社会成本非常之高,但政府和社区在支援上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这亦是基金希望多作贡献的地方,例如为老人家作初期诊断,让早期患上脑退化症的病人,能尽早吃药减低衰退过程。

在二零零六年,卫生署与中文大学调查指出,超过八十五岁长者中,每三人就有一人患有此症,当时估计香港有超过十万名患者。随着香港人口老化,患者可能已经越来越多,这病对社会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大,Nicholas,我好期望你以及市民大众,都能为患这个病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做点事,更相信这是高教授与高太最希望见到的!

Nicholas ,我相信你和爸爸一样,从教授一生之事迹中,都能够看到一个有崇高理想的「好人」,一个「伟人」,金钱和物质从来都不是他所追求的,他不只无私,更是处处为人着想。我希望这些你都可以好好紧记,你会一生受用!

 

爸爸

2018年9月29日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