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港大急症医学部临床助理教授 卫家聪医生
2018-11-10

港大医学院急症医学部临床助理教授卫家聪──制订「好人法」鼓励市民见义勇为

*标题由编辑所加

亲爱的谭教授:

很高兴早一阵子在外国的急症科会议上和你再见面,知道急症医学在国际舞台上日渐受到各国医疗系统重视,很多国家也开始改善院前医疗,也针对医院的急症设施和服务流程提出不同程度的改革,我听到亦感到十分兴奋。

我们15年前在医学期刊报导过香港心脏骤停的院外救治和存活率,能够在院前接受即场心肺复苏的病人少之又少,能够在我们急救室救活的,比九死一生更少,更遑论可以活着出院的,可以说是神迹。院前心脏骤停是环球医疗卫生的重要课题。你以前教我根据美国心脏协会指引,救治心脏骤停是分秒必争,要尽快以心外压支援循环系统,接着最短时间内分析心律,合适的患者以电击治疗,以大大增加存活机会。即使香港已属国际先进城市,但无论是我们15年前的研究,还是港大急症医学部上年那一份全港性调查,近20年的研究均显示本港心脏骤停的存活率徘徊在0.5%至3%,与其他已发展地区及邻近国家城市比较一直偏低。

我们知道要提升心脏骤停的存活机会,需要社区居民积极参与,及早辨识患者,尽快求助,马上开始心肺复苏,及早送院救治,市民在紧急环境下第一时间伸出援手是重要一步。近来消防处的宣传片也透过轻松手法向市民灌输人人都可以急救的讯息,片中资料非常详尽,我们知道实际操作或有所缺失,其实无伤大雅,最重要是市民明日不用等完成心肺复苏训练也可以帮手急救。我们急症科医学院、以及不同机构都已经教市民急救,同时开始面对市民对急救当中法律风险方面的关注。由于急救时间匆忙,只具备几小时急救训练,即使考获资格,忙中也会错。倘若因此产生民事诉讼。虽说至今尚未有案例,施救者也会因担心法律风险,加上欠缺信心,于是袖手旁观。

心脏骤停患者由于死亡率高,加上急救行为对患者会产生一定程度创伤。「好人法」正正就是保障见义勇为施救者在非荒诞的失误免受民事疏忽诉讼。现时有立法保障施救者的地区和国家包括内地及台湾,以及欧美加澳洲等国。一般而言,普通法系对一般人在紧急情况对患者急救,并不构成民事及刑事责任。香港实行普通法制度,没有好人法,患者本人或家属都可以针对急救本身索偿,甚或透过报警对施救者进行刑事侦查。理论上法官根据一般普通法案例原则,会考虑整个施救过程,才决定施救者是否要负上责任。然而法律程序对与讼双方都是沉重压力,会吓怕好心人。香港心肺复苏委员会正检视有关指引,让市民更了解心肺复苏,减少不必要忧虑。

由于现时香港在院前急救表现尚欠理想,除了我们继续努力推广心肺复苏,也在消防救护方面,确保服务合乎国际水平及指引,我们希望政府考虑在不影响普通法的法律原则之下,针对心脏骤停的急救作出保障,减少争议范围,有助早日订立法例,加强市民见义勇为的信心。

Abraham

2018年11月10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