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医学会副主席 林哲玄
2018-11-17

香港医学会副主席林哲玄──医生复牌机制有效 执业年龄设限还须业界探讨

诗悦:

很高兴你选择了内科医学作为终身事业,医生是人道事业、救人于危病之中。当医生心地要好,为人要谦厚,知识要广博。由初生之犊成长为富经验的内科医生,十年也恐不够;到面对奇难杂症仍能谈笑用兵、履险如夷者非二十年火候也不成。到时已过不惑之年,距退休十年多而已!经验丰富的医生是社会的财富,从公立医院退下火线假如不再行医,实在是社会的损失。

近日报章报导,一位病人于年长医生的诊所进行手术步骤之后出事,有记者质疑,香港应否为医生设立执业年龄限制?岁月不饶人,年纪大了,体格和精神或有衰退,在所难免。老医生学识渊博,但身体是否仍能应付工作?制定良好的政策应可兼顾两面,甚值讨论,无需回避。讨论要靠专家,要科学,不是你一言我一语便成,当然也可参考海外经验:例如澳洲要求70岁以上医生每3年验身一次,马来西亚就要求70岁以上医生续牌时申报健康状况。我同意,这是具争议的议题,事实上如英美等地,经过研究后决定不为医生执业年龄设限,香港可以作为参考。

上次见面时你提到,有位医生同事看漏了X光片上一个黑影,给投诉到医委会,还面对纪律聆讯。你问,万一被停牌,他应当如何是好?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只要医生认真尽责阅读X光片,看漏一个黑影也未必属于专业失当。聆讯的话就认真面对、不必回避,万一除牌就只好默默检讨、认真思考如何避免同类错失。

香港没有自动复牌机制,停牌期后可以申请复牌。复牌聆讯排期往往再蹉跎数月至半年不等。申请人须于复牌聆讯时就自己如何合适再当医生向委员会陈述。复牌聆讯是一个闭门会议,因为不是要重开早已结案的旧事,既非揭医生的疮疤,更非要在病人或家属的旧伤口上洒盐,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看看申请人在医学知识和品格上是否一个合适担当医生的人选。举例说,停牌期间的进修可以佐证申请人尝试充实医学知识的不足;宗教或义工团体领袖的亲身接触和观察也可作为品格证明。

委员会即使批准复牌,也可加入执业条件,例如要求复牌医生于指定时间内修读若干指定课题的持续医学进修课程,又或接受监察员不时到诊所检视,务求确保医生不再犯错。

社会上有说医生既然犯错,伤害了病人,行医行列就容他不下;至于错误与病人死亡相关的就罪加一等。愿意为病人进行大手术医治重病的医生,面对的风险定必巨大,并发症是否发生也非医生可以控制。即使并发症源于医生一次疏忽,亦不等于罪大恶极。

对于唯利是图、心术不正的人,确是天理不容,理当永久除牌,但毕竟这是极少数的人。至于大多数一时疏忽的医生,经过停牌的惩处之后,只要认真检讨、真诚悔改,我想还是应该让他们重回医生的行列,一起服务病人。假如你遇上那位被投诉的医生同事的话,劳烦转达。

 

祝 工作愉快!

哲玄

2018年11月17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