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社工学系副教授 黄洪
2018-11-24

平叔:

你好!自从你每年有一半时间回内地居住、一半时间留在香港,我见到你的机会较以前少了。但我在看争取全民退休保障联席的有关报道时,仍见到你的身影。你没有因为政府推出优化长者生活津贴,而放弃继续争取全民退保。你的毅力和信心远胜我们年轻的一辈。

政府刚刚公布2017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指出于2017年香港贫穷人口为138万人,贫穷率亦上升至20.1%。政务司司长张建宗的评论是「反映香港的整体贫穷情况大致平稳,政府的扶贫成效有所增加」。可是,事实是于2012年贫穷人口是130万,贫穷率是19.6%;这五年来两者都呈基本增加的趋势,是成立扶贫委员会以来的新高。

报告也有提到长者贫穷。在2017年,政策介入前长者贫穷率为44.4%,较2016年下跌0.4个百分点;经恒常现金政策介入后,本港有约34万名长者被界定为贫穷,贫穷率为30.5%。政府表示经介入后长者贫穷率重回2013年的较低水平,是显示长者生活津贴优化措施的扶贫成效。我相信你很有可能不会同意这说法,因为你有切身体会。身为在香港领取综援的长者,为什么要长期有一半时间回内地生活?就是因为长者综援的金额偏低,你们面对上升的物价,生活捉襟见肘,所以才会回内地生活。

       政府单用贫穷率下降来说明扶贫政策有成效是偏颇的。除了长者贫穷率之外,我们亦要留意长者贫穷人数及贫穷差距的变化。2012年扶贫委员会成立,我们以此为界来分析。首先,以介入前长者贫穷人数计,2012年为38万8千人,至2017年增至49万5千人的历史高峰,五年间增长10万7千人。若以现金介入后长者贫穷人数计,2012年为28万3千人,增至2017年34万人的历史高位,五年间增长4万3千人。无疑,长者贫穷人数的增加幅度虽然有所减低,但贫穷长者的总量在介入后仍然出现明显上升。

五年内贫穷老人人口增加4万多人,还可以说长者扶贫政策很有成效吗?较中肯的说法是:政府的长者扶贫政策只能避免长者贫穷率进一步上升,但未能控制长者贫穷人数的增加。面对愈来愈多长者跌入贫穷的生活之中,政府应引以为戒,引以为忧,而非为长者贫穷率下降而沾沾自喜。

        此外,我们亦要检视贫穷长者住户的平均贫穷差距。贫穷差距是指住户入息与贫穷线的距离,距离愈大表示贫穷程度愈高。参看报告内容,在计算了综援、生果金、长生津等津贴后,长者住户的收入与贫穷线的平均距离,于2012年为2500元, 2014年升至2900元, 2016及2017年更升至3100元的历史高位。可见政府政策愈扶愈贫的说法,对于贫困长者来说是有根据的。

更令人气愤的是,为了显示扶贫措施的成效,政府以搬数字的手法来减低2017年的贫穷率。政府将在2018年6月才实施的高额长者生活津贴以及在2018年4月才实施的职津,计入2017年的住户收入。试问未来的入息又怎可能解决现时生活之困呢?可见政府只视贫穷为抽象的数字,缺少对贫穷人士真正的理解、尊重和关心。

平叔,贫穷长者的人数的及贫穷程度仍然持续增加。长者还是愈扶愈贫。要彻底解决长者贫穷问题,我们便要继续争取全民养老金,不能亦不应放弃!

 

黄洪

2018年11月2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