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 菲律宾人质事件受害者家属谢志坚、幸存者李滢铨
2014-04-26

各位香港市民:

我是马尼拉人质惨剧殉职领队谢廷骏的哥哥谢志坚,我是惨剧幸存者李滢铨。我们很想以最大的诚意向全香港市民表达我们对大家的感激。感谢大家在过去三年八个月里一直没有忘记这件惨剧,对受害人不离不弃,用您们的支持和鼓励陪我们走过这一段艰难的路。

 



直到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境,我们仍然会心痛,我们尽量都不去回想那些令人悲痛的场景,努力去做该做的事去讨回公道。几年来,我们尝试过不同行动,去菲律宾会见当地政府官员、办街头和网上联署行动、多次写信给中央领导人、会见中央驻港官员、特区政府官员、出席公开论坛和传媒时事节目…… 很多很多。我们有时候也会感到气馁,担心没用,也怕不知会拖到何年何月,有不少关心我们的市民好心地对我们说,不如放弃争取,放下惨剧,重新上路。其实我们没想过放弃,因为坚持要讨回公道是我们为枉死的亲人和团友可以做的最后的事。假如我们对人命的价值都不执着,对于追究责任没有起码的要求,在困难和权势面前畏缩不前,那我们的社会还要以什么价值来运转?我们还可以对下一代讲什么信念、什么勇敢开创未来的说话?


惨剧发生以来,我们一直坚持四点要求:道歉、赔偿、惩处失职官员、改善措施保障旅客安全。坚持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菲律宾的回应。结果虽然不是很圆满,我们勉强接受。一直以来,赔偿金额从来不是我们谈判的重点,我们当中有人甚至没有提出任何金钱赔偿的要求。谈判的重点一直是,我们要求菲律宾政府道歉,因为这是尊严的问题,这是对受害人、家属和对香港社会的尊重。因着是否道歉的问题,谈判一直处于胶着状态。
 

连日来,大家很关心”Regret”到底算不算道歉。”Regret”当然不是一个我们最想见到的清淅表示道歉的字。这个字,菲律宾总统几年前就已经带着轻蔑的笑容公开说过,说时还特别申明是不会道歉(”NO APOLOGY”)。所以如果是单纯”Regret”这个字,我们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如今我们勉强接受,是因为整个句式”it is our hope that you and your families will accept our most sorrowful regret and profound sympathy”,有了「请接受」和「最悲痛」的字眼,这句子似乎就有了悔咎、抱歉的含意,我们因此也勉强接受特区政府在翻查了多本字典之后翻译作歉意。更重要的是,我们也实在不想看到社会出现仇菲的情绪,随时针对菲佣作下一步制裁,我们认为要制裁不负责任的菲律宾政府,但绝不想由弱势的菲佣成为无能政府的代罪羔羊,而且,伤者亦需要赔偿金去支持下一步的医疗和生活所需,多方思量,我们决定不再于字眼上纠缠下去,而勉强接受了。  
 

在和菲律宾内政部长和马尼拉市长的会面中,内政部长明确地对我们说了”SORRY” 和”MY APOLOGY”这些字眼,马尼拉市长亦说了多次”APOLOGIZE” ,他们的态度是非常诚恳的,他们亦逐一回应了我们四点的要求。当时我们想,无辜枉死的团友在天之灵会不会看到、听到今日的情况,他们是否也如我们一样觉得可以勉强接受?各位离世的团友,几年来我们做的这些努力,结果虽然不是最完满,但希望可慰您们在天之灵,也希望您们的家属也可以放下悲痛,伤者可以早日康复。
 

三年八个月,并不是容易熬的。不得不提,立法会议员涂谨申为了这件事,多年来陪我们四出奔走,又和我们去菲律宾,劳心劳力,很多次和我们开会至深宵凌晨,我们非常感谢他和他的同事Betty和阿峰。还有早期协助我们去信中央的田北辰议员、后来协助我在地区论坛当面质询特首的人力主席袁弥明小姐、一直关注我们事件的陈家洛议员。还要多谢很多新闻记者,您们不辞劳苦报导我们的情况,令社会持续关注和支持我们,非常谢谢您们,也多谢您们一直守护香港的新闻自由,令我们庆幸自己活在香港。特别要感激李慧玲小姐,她多次在节目中帮我们呼吁市民支持,我们非常感谢她,也非常怀念她为弱势发声的节目。还有很多有心人,我们不能一一数来,请多多包涵。当然,我们要多谢特区政府,虽然我们和很多香港市民都问为什么台湾渔民被菲方枪杀事件可以三个月解决,而我们这个惨剧需历时三年八个月,无论如何,在过去半年,我们确实看到政府有为事件积极跟进,情况较之前很不同,所以我们也必须多谢有关官员。
 

我们最最最要感谢的,当然是广大的香港市民。如果没大家的支持,这条路一定会更长更难行。我们和绝大多数的香港市民一样,无权无势,但是无权无势不等于我们没权利,不代表我们可以被人任意欺负,每当我们犹豫疲惫的时候,我们都提醒自己,面对不公义的事,不要怯懦,不要畏缩,不要矮化自己,我们知道,公义从来都是靠争取回来的,可幸的是,我们并不孤独,因为香港市民一直都支持我们。今日事件得以告一段落,亦是因为整个香港社会都团结支持要讨回公道,非常多谢大家。
 

各位香港市民,马尼拉人质惨剧告一段落,但香港社会仍然面对很多挑战,有很多不公义的事情。Masa说过,什么都可以输,斗志不可以输。我们并不是因为看到有希望才坚持,而是正正因为我们坚持才会有希望。我们相信,香港社会就算有更多的困难在前面,只要大家团结坚持,一定可以捍卫我们作为人的尊严、作为公民的权利,建设一个关怀弱势的民主公义的社会。 

            共勉!

                                                                                                                      谢志坚  李滢铨
                                                                                                                      2014年4月26日

节目重温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