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0119】前线医生联盟副主席 萧旭亮
2019-01-19

前线医生联盟副主席萧旭亮──增建医院及医疗学额 长远解决医护不足问题

*标题由编辑所加

 

致最前线医生的信:

 

最近又开始流感高峯期,我们这行业又再次进入传媒的焦点。我认为我们在风眼中间,感觉可能未必那么强烈,毕竟医院病床占用率高企,门诊超时,我们都已经太习惯。每年都说有措施应付,但每年结果都是病人不够床位,要睡在厕盘底,于急症室要入院的病人,需要入院都入不到, 就连深切治疗部要将病人转出普通病房,全因为普通病房太满,转都转不到。我们对这些荒唐的现实居然感到习以为常。最近医管局公布医生离职率创下新高同时,香港医疗效率却讽刺地成为世界第一,总是令人觉得眼前一切都充满着黑色幽默。  

就在这个大环境之下,你们新入职时候的理想,还可不可以维持呢?

2017至2018年度,医管局全职医生整体流失率逹5.8%。其中眼科、放射科、 妇产科、麻醉科都逹到7%以上。你们为何会离开呢?

如果你在妇产科工作,你一个月七晚当值。当值期间,你整晚入手术室不能睡觉,但你不忍心发出怨言,因为你上司跟你一齐工作至天光。他比你年长,但当值次数都不比你少。你不忍心要濒死的妈妈与她肚内的小孩有事,只有顶硬上。你也明白,全香港包括医委会都不会因为你通宵工作,又或者只有甚少时间照顾太多病人而犯错,是一件可以原谅的事。

病人越多, 可以用来诊治每位病人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你们会不会系因为担心出现医疗事故,伤害到病人而走呢?回顾2017到2018年,多宗医疗事故历历在目,例如联合医院漏处方肝炎药和九龙医院纱布封喉事件,大大触动着社会神经。你会否会担心你会是下一位主角?这个是否你们离开的原因呢?

还是因为虽然已经全身投入服务,但不单止没有被体谅,还要在报章上被上一辈医生指责你们是「裙脚仔」,一代不如一代,而觉得心灰意冷?

同样在公立医院工作,我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你们面对的压力和无奈,但人口老化、医疗需求不断增加,是香港正在面对的问题。我们作为香港人的一分子,医疗界的一分子,我们是否可以带领社会进入一个理性而有建设性的讨论呢?很多时候前线见到的问题,其实社会和管理层未必完全明白。我们是否可以多点与管理层以及社会各界讨论,试着去解决呢?

每一代香港人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我们由2003年沙士,之后的禽流感,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好多问题都是上一代人没有见过,但每一代人总有他们解决的方法。我相信社会是有共识,要对医疗投入更多的资源,包括短期投入一笔过拨款应对短期压力,长远增建公私营医院和医护及增加其他专职医疗学额。但是除了传统做法之外,新一代可会引领新的改革,例如人工智能辅助、开发更加人性化,更高效的病人病历纪录和临床管理系统。令到医生可以花更多时间诊治病人,而花少一点时间对着电脑呢?是否可以引入大数据分析,令到资源分配更加有效呢?但变革好多时都会涉及法律、工程、资讯科技等问题需要跨界别合作,政府可不可以真正做到「志不求易、事不避难」协调各界力量,去解决当今医疗困局呢?  

我十分希望新一代可以跳出旧有框架,比上一代更出色,保持初心,令香港医疗成为名实相副的世界第一。

 

前线医生联盟副主席

萧旭亮

2019年1月19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监制:郑婉薇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