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0223】本土研究社成员 陈剑青
2019-02-23

本土研究社成员陈剑青--解决土地问题须打破土地资源分配倾斜

给课堂上的90后学生:

我们上课时会提到,当今香港房屋问题很大程度是一个世代问题:你看80年代供楼年期最长是15年,到现在大部分青年人供30年都未必买得起,就明显看到香港居住问题名副其实是「一代不如一代」。

 

然后,当看到近日土地大辩论整个土地谘询过程到最终结果,明眼人都会知道政府是在制造着解决土地问题的幻象。我能预见尤其你们90后末代的住屋问题,将会比我们今日80后的处境更加堪虞。

看一个简单数字,就是过去由1996年到2015年这20年间,香港整体的房屋单位数目增长的66万,其实是远超住户数目增长的57万。但是,我们城市的租金及楼价问题却愈来愈贵、劏房愈来愈多。这是什么原因呢? 很明显就反映出并非单纯所谓「供应不够」所致,而是很大程度是有需要的人无法有效分配到土地资源的问题。这个才是香港土地问题的核心,亦是整场土地谘询政府不断回避的课题。

如果香港不全面改革土地资源分配倾斜的问题,任凭你重建出多少靓地都只会用来起豪宅,填出多少海都是拨去服务大湾区规划,造多少地都只会继续行高地价政策。政府经常将市民的住屋问题归咎于「土地不足」,其实跟「赖地硬」没有分别。

我们亦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政府所谓全盘接纳土地供应小组的报告,根本只是听从委员的意向,而不是真正的民意。而政府一直着紧要解决的土地问题,是有关如何释放地产商囤积农地的利益、如何延续既有土地资源垄断的制度、如何让既得利益在基建工程及分地中获取暴利、如何配合大湾区规划来造地的问题,而非在想真正将土地资源分到有需要的市民身上、降低日益增加的住屋成本负担、改变土地资源倾斜及垄断的制度、还香港一个美好及永续生活环境的问题。

所以,我同你们会一起见证着,新界棕土问题会一直延续到2047年等不到解决的一天,见到未来香港土地垄断愈来愈严重,富豪贱租公有地的特权千秋万世,贫者愈益无立锥之地;我们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将继续成为这个地产城市的奴隶。按现时的剧本发展下去,这是我预视到我们将要一同面对的未来。

听你们说过,现时每过三年就已是一个新的世代,那么我应该是个落伍不知多少代的80后了。上堂时跟你们讨论土地房屋问题时,我都好像能信心满满作答,但我其实很惧怕你们会在堂上问到一个问题,如果你问:「阿Sir,你上堂讲到依家我地呢一代既住屋问题只会愈来愈差,咁究竟你个代又为香港做左啲乜?」我是只能无言以对的。原因是我们这一代,的确花了不少力气扭转土地垄断的定局,但到目前为止仍未有成功改变到现有土地资源分配的倾斜,是土地政策亏欠了我们,亦是我们亏欠了下一代的未来。

相当抱歉。

你们的80后讲师

剑青上

2019年2月23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