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0316】公开大学教育及语文学院院长 张国华
2019-03-16

公开大学教育及语文学院院长张国华──毋须因个别事件忧虑校本管理制度走样

阿萧:

那天一别,你又回到墨尔本,澳洲正踏入秋季,希望—切顺利。

在离别的饭局中,我们都曾讨论近年学校要处理的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持分者亦可能基于各种考虑,对问题有不同看法。学校校董会和校长推行校政有时未必能照顾所有持分者的看法,对相关的争论考虑不周,或会变成社会事件。

我们年青时在学校工作,学校完全由办学团体管理。校监和校长包办全校行政;学校亦只是按当时教育署的行政和财务规定,执行不同的政策。因此,当时的学校,只有学生学业成积的差异,而缺乏学校特色。

到了上世记1997年,政府发表教统会第七号报告书,提倡优质学校教育,其中较重要的,是鼓励学校采用灵活的拨款安排;另外,又为校长提供各种专业培训。

到了2004年,教育局提出校本管理,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求以往由办学团体全权管理的校董会,增加教师、家长和校友代表,参加校董会的工作。当时引起极大的争论。辨学团体当然并不放心,因为校董会开放了,代表学校管治要增加透明度。大辩论的结果,是相关法例通过,学校相继成立法团校董会。

十多年过去了,教育界经历了不少风浪,包括中学改制,引入新高中,缩班,教学语言,基本成绩评核等等。不同家长对教育的要求,也不尽相同。学校在管治制度改变下,大体上是稳住了不同持份者的需求。在我的身边,有不少旧学生、同学和朋友,以办学团体,家长或校友代表的身份,参与法团校董会的工作。

法团校董会有外人和不同持分者参与的好处,是如果得到办学团体和校长的支持,可用较持平的角度,处理纠纷。以我所见到的,或亲身参与的,是能处理到的问题,远多于未能处理的。

未能处理的,当然会变成社会事件。类此兴德学校的事件,—件都太多。但外界也不需要因为个别事件,以为校本管理制度正在走样。

相反,法团校董会未能处理好问题,办学团体无可回避地要亲自处理这个问题;未能妥善解决问题,教育局便要界入。事情如发展到如此地步,总是有人和学生受到伤害,当然并不理想。

制度上当然还有可改善的地方。

加强校董对学校财务,行政的认识,是一个方法。就现时对投诉学校管理层,包括校长的处理方法,事实上未有各方共识,如教育局可以为学校和教育局本身,建立处理投诉共识的机制,也是另一个应尽快处理的问题。教育界的朋友也提出不少中肯意见。

事实上,现任特首上任时,透过教育局成立校本管理专责小组,刚于去年发表谘询文件。谘询期于去年九月结束。按政府习惯,现在正是整理意见,提出优化校本制度方案的时候。

既然走回头路不是选择,我相信参加这个小组的朋友和政府官员都会再设法提出更好的方法,聆听更多意见,让制度上透过校本管理,让法团校董会,校长,可以向各持分者增加透明度和问责,但同时令学校有更完喜的管理制度。

在墨尔本生活愉快

 

张国华

2019年3月16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