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0316】中大健康教育及促进健康中心总监 李大拔
2019-03-23

中大健康教育及促进健康中心总监李大拔──「比例制」有助市民善用医疗劵

知行:

你好吗?最近英国的热门话题大概离不开「脱欧 」议题,医疗券的使用在香港亦擦出不少火花。

医疗券起初引入「钱跟人走」概念,本意是帮助长者灵活使用社区医疗服务,从而减低公共医疗系统的负担,惟现时未能如愿,却引起香港人广泛争议。如果医疗券的性质与「健康购物券」相等,「识用」的定义应该界定为适当有效地运用, 而非单单是取代现金,否则很容易会导致目前本末倒置的情况,衍生出额外问题,例如怎样规管服务提供者,甚至因误用医疗服务或健康产品而对身体产生不良效果。

当医疗券用作「健康购物券」时,必须是以「个人健康管理」为大前提,须配合使用者的需要。当然不希望有太多限制,但却有必要教导市民做一个精明的健康消费者。市民的健康素养水平是否已经足以令普罗大众掌握足够知识及能力因应需要选择健康服务或产品呢?

建立健康生活方式是香港中小学七大学习宗旨之一,现时新高中课程亦设有「健康管理及社会关怀」为选修课。健康促进学校推行差不多有20年,应该是时候运用积聚的经验,培育我们新一代的健康素养,使他们在健康管理方面成为精明消费者,从而影响家人以及身边的朋友。我们不要低估这方面的健康动力,只要好好发挥就能充分塑造健康文化。我们可以回想当年清洁香港运动、环保教育、大自然教育等等,都是从学生及学校出发的一小步做起。

适切的公众健康教育有助市民「善用」医疗券,但需要一段时间推动及磨合,不是一时三刻能够做到。我建议先考虑使用「比例制」,在完全自由使用及多重限制中取得个平衡。此「比例制」将医疗用途分成三类别:第一类别是用作社区医疗服务(例如西医、牙医、中医、物理治疗、视光服务等等);第二类别是按照市民需要,用作健康促进服务或产品上(例如体式能活动、维持身体健康所需的用品,即协助步行的工具或健康食品等等);第三类别正是预防性质的服务(例如疫苗注射或其他因应年龄及自身健康状况的身体检查等等)。在每一类别,用途可以广泛一点,不需要再设立太多限制。由于已按比例使用医疗券,能减少倾斜使用某一类服务或用品,而累积的金额亦会分类,避免单一方面消费过于庞大。

当然有人会觉得个别病历不同,如患上某一种病的人士,可能需要某一类服务多一些,而这方面我认为可以灵活处理。如果得到医护专业人士确定,可以将某一类别的比例扩大,而将另外类别相应缩减。家庭医生可以发挥「明灯」的作用,向病人提供意见。此外,将来的地区康健中心可为市民提供健康资讯,亦同时是推行大众健康教育的据点。如果中心能协助市民的家庭医生提供病人个案管理服务,可以更有效地引导市民使用医疗券,配合他们健康的需要,加强自我管理的角色及概念。

为配合医疗券分类的改革,在运作上需要一些配合。为长远减省繁琐的行政工作,可以考虑建立一个用家易于使用的平台,如流动通讯软件,让市民简易地管理自己的医疗券户口,包括即时浏览不同类别的余额,亦更清楚知道有哪些服务点可以使用医疗券及其类别。该中央系统更可以透过数据分析,掌握市民使用医疗券的取向及使用医疗服务的行为。这些数据对医疗系统的发展占重要一环。

医疗健康服务是良心事业,敬老护老是为人之道,知行,相信你亦会同意。

父亲

2019年3月23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