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荣休教授 关信基
2019-04-27

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荣休教授关信基──占领运动对香港民主进程贡献在于呈现严肃、真情、无私

弘毅您好:

任重我儿,我们曾讨论过2013至2014年香港行政长官的政治运动,它最后变成占领中环,「占中」遭警方镇压而转化成雨伞革命。最近香港政府提出控诉,法庭依赖一条不合时宜的条例裁定涉案份子有罪,判处不成比例的刑罚。

 

你也是热血青年,爱港爱国,关注世事。 可知道今天有看法说 - 香港青年已经远离政治参与,只顾自己的利益,例如为美好的社会流动努力,却不关心公共事务和社会问题。学生政治冷感,大专学生组织一般都日趋涣散。学生会不时断庄或发生派系斗争,不同院校的学生会难以合作,风花雪月的活动众多,甚至有创新表现,但政治、经济或社会问题的深耕与批判则乏善可陈。反而网上流传戏言说,正义并没有客观标准,它的反面不是邪恶,而是别的正义。对吗?

回到正题,占中是否正义行为?行为背后的理念「公民抗命」是否正义的理念?「公民」跟人民和国民有何分别?公民和民主的关系又如何密切和重要?这些问题都和香港的民主进程息息相关。有令人满意的解答才能正确地判断法庭的结案判罚的正当与否。

「公民」跟人民和国民有何分别?国民是拥有某一国家国藉的人,人民是活在国家里的人,包括非国民。公民是活在任何人际关系或社会中的身份,包括「私」的层面,与「公」的层面。人一般都是自私的,但当考虑到别人,而愿意自己吃亏,这是「公」的表现。正如母亲通常能为儿女的利益而牺牲自己,就是家庭内的「公」与「公民」的表现。

北大饶戈平教授认为「公民抗命」最大的问题是,以反抗者的主观意愿作为标准和违法理由,容易造成法制的不稳定和社会混乱,因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常设机构所作的决定,不容挑战,而且「831决定」完全依据香港基本法第45条而来,其正当性、合法性和具体的法律依据都来自基本法,如果挑战「831决定」,否认其有效性,就等于否认基本法45条的有效性、正当性和合法性。那么,所谓「公民抗命」的正当性就应该受到质疑。

饶戈平谈的是法律的正当性问题,依法有据就是正当的,这是「实在法」的理念,凡是立法机关,政府部门,甚至社会团体都可以制定法规。其正当性取决于立法程序是否符合更高的、实在的规定。这种正当性只考虑程序和期待效果,是「依法治国」,并非「法治」的理念,是威权或极权政体的惯技。问题在于「实在法」和「依法治国」的操纵者是凡人,有误判的时刻,更有饶戈平教授上述「主观意愿」的问题。因而必需有一种更高位的「法治」理念,来平衡「主观意愿」的弊端,来验证「实在法」的正当性。

法治理念的基础在于对人性看法和怎样的社会能符合人性生活。人性带出「人性尊严」的假设,否则「非人生活」会变成可容忍的。如何才能有「人性尊严」?首先要有命运自主。占中九子行为的出发点是为了争取香港人的命运自主及自行管理家园的权力,命运自主也是民主运动正当性的最终依据。而占领运动对香港民主进程的贡献就在于,严肃、真情、无私的呈现。

爸爸

2019年4月27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