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 陈文敏
2019-05-04

靖欣:

你近日正忙于应付公开考试, 知道你对自己要求很高,但不要给自己带来太大的压力,要多注意休息。可惜爸爸身在八千里外,不能陪伴鼓励,就只能给你默默的支持和祝福。


 

前两年暑假回港时,我给你一个专题研究项目,以文字和摄影去描述你眼中的香港。当时你选择了贫富悬殊作为主题,你敏锐的触觉令我大为欣赏。你看到土地是引致香港贫富悬殊的一个主要原因,但你在新界又看到有不少弃置的土地,我那时告诉你香港不是没有土地,只是长年缺乏规划,而土地短缺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府在丁屋政策下预留了大量土地给新界原居民。在今时今日,丁屋政策明显不合时宜,香港亦无力无限期承担这项政策。不过政府一方面不愿意触碰这些既得利益,又担心废除丁屋政策会抵触《基本法》规定,宁愿填海与建人工岛。

那时我已告诉你这只是借口,而近日法院便就这问题作出判决。《基本法》保障新界原居民的合法传统权益,法院认为,传统权益是指那些可以追溯至1898年的合法权益,于是,丁屋政策是否属于原居民的传统权益,便要视乎有关权益能否追溯至1898年。所谓丁屋政策,是指政府在1972年落实对新界原居民的土地政策。这政策其实包含两种不同的权益,一种是原居民在其拥有的土地上免补地价兴建丁屋,这主要适用于旧契;另一种则是向政府申请批地,在原居民乡村或附近的指定范围内兴建丁屋。

控辩双方均向法院提交详尽的专家报告,详述在租借新界前后大清律例、中国习惯法和殖民政府订立的《新界条例》如何厘定当时的土地拥有和使用权。法院最后裁定,原居民在其拥的土地上免补地价兴建丁屋的权利可追溯至1898年,故属新界原居民的合法传统权益。但向政府申请批地,则最多只能追溯至1908年政府于新界村落出售土地的政策,但这政策沿用几年后便终止,直至战后改为以拍卖形式出售土地。但由于原居民每次均协定只有一人出价,拍卖成为变相批地,后来政府便索性将拍卖改为以私人契约批地,并在1972年将这政策纳入丁屋政策。这私人契约批地政策的目的是在鼓励村民建其居所和改善村内卫生环境,而非承认原居民的权益,因此这部份的丁屋政策,法院认为并不属于传统权益,不受《基本法》的保障。

政府一直认为丁屋政策受《基本法》的保障,为应付私人契约批地的需求,政府在新界预留了大批土地。在1972年至2018年6月期间,政府共批出超过一万份私人批地契约。根据法院的判词,私人契约批地只是政府的政策,政府可以随时作出更改而不会违反《基本法》。法院的判词释放了新界大量的土地可供政府规划和使用,令整体社会受惠。

丁屋政策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例如原居民无需居住在原居民乡村亦可享受这政策的优惠,于是不少移民海外多年的新界原居民仍然可以受惠。当年的传统的目的是保证这些丁屋能保留为氏族财产,但根据审计署的报告,今天大部份原居民村落早已没有原居民居住!再加上只有男丁才享有丁屋的权利,这亦有违今天性别平等的权利。

由于涉及大量的土地利益,相信原居民会提出上诉,亦因年代久远,1898年时的政策是如何,有一定的争议空间,最后可能要终审法院作出定夺。虽然《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掌握在人大常委会手中,但原居民的权益完全属香港的内部事务,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人大常委会不应行使解释权。而且当中涉及复杂的本地法律和政府多年的土地政策,人大常委会亦不宜插手干预。

早在2005年, 我在《香港宪法论》一书的初版便已提出相同的论点,只是政府14年来视而不见。法院的判决确认了我当年的论述,并且为新界土地松绑,余下的便要看特区政府是否有政治魄力解决这烫手山芋!
 


父亲字
2019年5月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