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工业伤亡权益会署理总干事 萧倩文
2019-05-18

工业伤亡权益会署理总干事萧倩文--悼陈锦康 -- 争取工伤权益的先锋

*标题由编辑所加

陈先生:

你走得太突然,我们都措手不及。一直只是想康复需时,鼓励你加油前进,万万没有想到你就这要撒手人寰。

你已经离开13天了,几乎每一天都有朋友、传媒打电话来关心你的后事或收集你的往事。有些记者朋友诉说跟你采访的往事,表达对你的敬佩,说着说着也哭起来;我们也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关于你的文章,你的新旧战友缅怀过去,叹息你骤然离世。不是你的离开,我们也不会知道你原来如此受到崇敬和敬仰,相信你也是始料不及,但你绝对受之无愧!很无奈也很难过地讲,致命职业意外我们做得多,自己同事,还是头一次做,这种心情,非笔墨能形容。我们向着你的训诲去完成往后的工作,包括你的告别仪式。

十年前,我走进工业伤亡权益会这个大家庭,同事之间常常说一句话:「在工权会,无事情是无可能的。」因为你有太多的主意、因为事事落手落脚实现、因为你有一班陪你一齐癫的同事。办公室的装修、换墙纸、打蜡、记事本的制作、展览架的设计装磡、把示威抗议的横额挂由五楼吊落地下、户外活动的背景板等等,无一不是出自你和同事、义工之手。

我对你有太多太多的敬佩,30多年来你永远走在最前,给家属最大的安慰;给无情雇主最大的斥责;给冷酷的官员最大的鄙视;给同事最大的鼓励、最好的榜样。有一次我们在等待工伤工人的家属,我太饿,胃不太舒服,从背包里拿出面包吃,你立即训斥我:「家属都还未吃东西,你吃什么!」你解释我知道,我们要专业,陪伴家属,感家属所感,顾家属所需。

30多年来,你带领工业伤亡权益会揭露了种种的职业安全隐患。

1986年,葵涌硝皮厂大爆炸,10多人丧生,你陪伴重伤的工人,死者的家属,要求政府立法通过《化学品标签条例》。同年,呼吁港府立法禁止人手挖掘沉箱,你无惧部分工人认为打烂他们饭碗的反对,坚持请愿向政府施压,最终在1996年通过法例。事实也证明你的争取是明智的,因为自从手挖沉箱禁止以后,没有工人在因挖掘沉箱而直接死亡,工友患上矽肺病的严重程度以比以前大大下降。你争取肺沉病工友赔偿由一笔过改为每月赔偿直至离世,让工友不愁经济压力终老。过劳致病致死问题、劳损不纳入《雇员补偿条例》范围、建筑物设计未有保障安全等等,也是你近年说得特别咬牙切齿的问题。你一直说:「香港的繁荣是由一班工人建设而成的。」足以证明工人在你心中的位置何其重要。可惜,23年来每年4月28日,争取成立工殇纪念日,竖立工殇纪念碑的诉求却一直未能实现,政府确实欠工人和家属一个交代……

虽然如此,经过多年努力,雇主的态度已见变化,例如对意外家属多了谅解和协助,我敢说,这一定是你和工权会和敢于抗争的家属多年努力的成果!

很感激有这样宝贵的机会,让我和你经历了最接近,但亦都是最后的十年。工作以外,你就像爸爸,还会关顾我们的家庭。我的家人生病离世,你给我莫大的支持,配合我上班时间的调动。你在病榻前,仍记挂工权会,记挂我们一班同事。常说:「班马骝点啊?」我要告诉你,我们这班马骝要独立要成长啦。你不用记挂。正如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不要找我啊!」对,我将时刻铭记你的训话,秉持你的精神,带领同事,与工友家属并肩同行下去!完成你未圆的事业和理想!你要好好休息,将来   再聚!

你的同事

Fay

2019年5月18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