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法律改革委员会辖下小组成员 熊运信
2019-05-25

《香港家书》导致或任由儿童或易受伤害成年人死亡个案小组委员会熊运信先生

亲爱的张校长:

上次见面你问我在处理刑事案件上有没有对特别个案有感触,当时因赶时间没有跟你详谈,今天借此家书与你分享我曾处理过的刑事案的一点感触。

社会上不时有发生儿童或容易受伤害的成年人在受到多名照顾者同时照顾时死亡或受到严重损伤的刑事案件,但从他们伤势的报告、照片可看见他们受到一段长时间的虐打,我特别对于儿童捱饿,导致营养严重不良的个案,和因被袭击至变成植物人的案件极为痛心,真不明白一个成年人怎能可这么狠心。这些易受伤害的受害人无能力复述事发经过,而各疑犯全部保持缄默又或互相推诿卸责,和受害人的家庭成员又往往为了包庇疑犯而默不作声。

假如受害人最终受虐死亡,即使控方可以肯定是某两名或其中一名疑犯直接造成致命或严重损伤,他们都可能逃脱谋杀或误杀的控罪,因为控方无法在无合理疑点的情况下证明当中是谁人动手。

无奈地,控方可能被迫控告疑犯较轻微罪行,但该项罪行不足以反映加诸受害人身上的伤害真实的严重程度。

这些事件令很多人伤心甚至激愤,亦都是刑法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它关乎我们社会上最容易受到伤害的人,亦可以在某些情况下带来重大不公义。我们一直研究这范畴,希望可以堵塞此法律漏洞,以达致既可以保护儿童及易受伤害人士这重要目标,又可同时不侵害疑犯得到公平审讯的权利。

我们近日发表的谘询文件中,建议订立一项新罪行,即「没有保护罪」。被控这项罪行的人会被视作须负罪责的旁观者,因为被告人可能导致或任由受害人受到伤害,此控罪的关键是控方无须指证被告人是属于该两类情况中那一类。然而,有关罪行只会在以下情况适用:被告人已察觉或应已察觉,受害人有受到严重伤害的风险,以及被告人没有采取步骤保护受害人免受伤害,其严重程度在有关情况下足以支持施以刑罚,有关罪行所针对的不是意外。

这项罪行涵盖范围广泛,可以适用于受害人父母及其他人,例如对受害人负有照顾责任的受薪照顾者,以及受害人所属住户并与受害人有频密接触的成员。这项罪行不单适用于家居情况,亦涵盖照顾儿童或易受伤害成年人的人士,建议的新罪行包括但不限于安老服务或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士,例如老师。新罪行只定出最低的要求,即是照顾者要尽力保护被虐者,让他们避免受到严重伤害。

被告人应采取合理步骤保护受害人,何谓合理步骤由法庭按个别案件的案情决定,例如被告人是否受害人的父母、父母聘用的家庭佣工或他们本身是否受害于家庭暴力等等。

我们建议的合理步骤并不难做到,例如向警方举报、联络社工或儿童福利机构、联络其他家庭成员或带儿童尽快求医,越早举报就可令被虐者被虐的时间大大减短。另外是否需要有强制性举报等,希望政府加以注意。

小组委员会希望透过订立此新罪行能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藉此带出以下讯息 : 如果你对儿童或易受伤害成年人负有照顾责任,你有责任保护他/她,假使你不认真履行这责任,就有可能引致身负刑责。鉴于这些个案中的受害人易受伤害,要求照顾他们的人有合理关注亦非过份,道德上每人都应保护儿童及容易受伤害的人士,法律只是订出道德的最低尺度。

谘询期将于8月16日结束。我们希望各界能提出意见,我们会仔细考虑,再向法改会作最终建议。

熊运信

2019年5月25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