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李立峯
2019-06-01

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立峯──纪念六四纵受挑战仍须传承历史真相

立扬:

五月初去加拿大,好高兴见到你的孩子,再次祝德诺快高长大。我五月初绕道温哥华去波士顿,其实是去哈佛大学参加一个有关六四事件的工作坊。八九民运的时候,你只有3岁,但此事对你其实有很大影响,若没有六四所触发的连锁效应,就没有九十年代的第二波移民潮,你可能会一直在香港成长。

幼年就移民的你,不知道会对这件事认识多少。但三十年过去,香港社会对六四事件仍然非常重视,首先因为八九民运是几代香港人的重大共同经历。回想1989年,香港传媒由四月中开始全方位报道北京学运,香港市民关注事件发展之余,亦通过不同方式参与运动,除游行集会,还有很多市民将相关的新闻报道传真回大陆,又有市民集资在报章出版广告支持学运。民众对运动有高度情感投入,运动的结局,亦都令许多香港人留下深刻的情感烙印。

其后香港回归,本地社会以至全世界都关心香港九七后能否仍然享有言论和集会的自由,大家都特别关注六四集会可否继续进行,在这个背景之下,纪念六四成为一种道德坚持的象征,纪念活动能够持续存在,亦成为香港社会有别于中国大陆的一个重要指标。

回归早年,中央政府对香港事务的介入未深,香港享有相对高程度的自主。六四纪念活动持续进行,一方面,时间的流逝,可能令到部份人对事件的感觉变淡,但另一方面,随着每年的坚持,香港社会保存了对六四的集体记忆,甚至成功将记忆传到下一代。记得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有些评论甚至指出,在六四问题上面,香港人是中国的良心。

不过,过去五年左右,香港的六四纪念受到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不少年轻人开始觉得六四距离遥远。的确,六四是三十年前的事,更加重要的,是通过2014年的雨伞运动,年轻人有了对自己的世代而言最重要的政治经验,不少年轻人从雨伞的经验出发,重新思考六四对香港未来的意义,其实是绝对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大陆国力上升,再加上中央政府过去十多年对香港事务的介入提升,就算于六四这个问题上,一些亲政府的声音,近两三年都开始较多出现。

但无论香港的下一代会不会继续大规模纪念六四,社会至少要将历史承传下去。历史事实是什么? 我们不知道准确伤亡数字,我们不知道,单单计算天安门广场上面,有没有人或者有多少人死亡。但我们知道,在整个北京城内,有军队进行武力镇压,冲突之中,有数量较少的军警和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平民死亡。任何大型社会运动,必然有复杂的前因后果,对这些前因后果进行研究和分析是好事,但无论什么是前因或者后果,例如无论中国的经济在八九之后发展如何,都不可能回头去合理化武力镇压。

立扬,你今日生活在一个相对安宁美好的国家中,不是因为每个人可以赚大钱,而是因为有良好的社会和政治制度。良好的制度需要文化配合,包括尊重差异、尊重别人的权利、尊重知识和真相,对所有事情有基本的道德底线。香港人纪念六四,亦不外乎坚持真相,坚守道德底线而已。

大哥

立峯

2019年6月1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