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前律政司司长 梁爱诗
2019-06-08

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 ──完全有信心法官审逃犯条例个案时不受干预

亲爱的顾丽安:

 

     前几天我们在一个座谈会上碰头,您对2019年《逃犯条例》修改草案表示关注,也难怪,您是一位居港多年的外国人,从事家族资产管理顾问,大量客人都是外地人,被众说纷纭有关条草案的讨论弄得无所适从,引起他们对人身自由的担心。那不是一个适宜的场合去详细讨论,我答应会向您就这个问题提供一些意见给您参教。

 一个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罪行,应以当时当地的法律为准则,况且人证物证都在当地,在当地审讯最为公平。如果只因犯罪地和香港没有移交逃犯的安排,让他可以逍遥法外的话,有违公理,更令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对市民的安全构成威胁。

现时的逃犯条例有两个漏洞: 一是条例不适用于中国的其他地方,即包括大陆、澳门和台湾,因此没有法例容许香港法庭处理这三个地方移交逃犯的要求。二是和香港没有长期移交逃犯协议的国家或地区,也可以个案方式向法庭申请,但须先由立法会就此个案通过附属条例,需时28-49天,在此期间,罪犯会逃之夭夭。这两个漏洞都有堵塞的需要。

有些人反对修订,认为如果要求移交的国家或地区的司法制度比不上我们的健全便不应移交,特别对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缺乏信心。中国和55个国家签订了移交逃犯条约,其中39个已生效,就是没有签订条约的国家,也有以个案方式下令遣返或在签证失效时遣返,例如2011年7月2 2日,加拿大把赖昌星遣返北京,2017年8月16日美国把涉嫌诈骗逾期滞留的周子明押解遣返中国。有些是经国际刑警合作逮捕的 - 相信您对红色通缉令并不陌生。按引渡条约遣返逃犯至中国的国家还有义大利、西班牙、法国和保加利亚等。以上提及的国家都十分重视人权和法治,在平衡把罪犯绳之于法的公理和保障罪犯的人权之下,这些国家都接受中国大陆是可以被移交逃犯的司法管辖区,为什么他们中有些国家认为香港不应接受?

2009年4月5日,台湾海基会和大陆海协会签订了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两地以双轨立法方式去落实,自此亦有不少相互移交的案例。2009年4月至2015年12月间,大陆遣返446犯罪嫌疑人至台湾,台湾遣返11犯罪嫌疑人到大陆。大陆和台湾,是两个互不承认的政府,爲了人民的福祉,也可以互相移交逃犯。因此,以不相信内地司法制度爲理回而反对方案,宁愿放走罪犯,也不会合作,是没有道理的。

现时香港的逃犯条例涵盖联合国的引渡示范条约列出的人权保障,而修订后的保障更增加,包括不符合双重犯罪的原则、一罪不两审的原则的不移交,政治罪行不移交,由于该人的种族、宗教、国籍或政治意见被检控或在审訉时蒙受不利的不移交,不属于附表上的37项罪类中,最高判刑不够7年或以上的罪行,要求移送的地方可判死刑不移交,除非申请方保证不会对案中犯人判处或执行死刑,检控期失效的罪行等都不移交。我们不能侵犯别的司法管辖区的司法自主权,但在决定是否移送前,逃犯条例和修订条例给予涉案人在这项诉讼中的一切应有保障,还有其他条例给予的保障,例如上诉权、司法覆核权,人身保护令,酷刑声请等多种途径。

有些人担心法官怕如果不批准中国大陆引渡的要求会受到北京的批评和政治压力。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受到宪制上的保障,在全球名列前茅。法官的委任,由独立的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提名,不像美国总统可以提名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一经委任,享终身制,除非不能履行职责,或犯严重过失,不能被开除,还要经过一个三位法官组成的调查委员会认明事实,才能被处分。干预法官审判,触犯防碍司法公正的刑事罪行。因此他们可以履行就职誓言,无惧、无偏、无私、无欺地履行职责。我完全有信心香港法官按逃犯条例审判案件,不会受到任何干预。

这次修例建议,在今年二月份已向公众提出,这四个月期间在民间、立法会和社群都有密集的讨论,政府官员、学者和社团都就问题作讲解,政府吸收了市民的建议,答应作出合理的修改,立法会将会审议草案,我认为整个过程将有充份的讨论而不是草草了事。本来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被政治化和妖魔化。当年逃犯条例通过,以及立法会审议每一个长期移交逃犯协议时,有谁提出条例所列的人权保障没有实质意义,没有足够地保障逃犯的人权呢?

我希望通过立法程式后,社会的争议能够平息。如果您仍有什么问题,我乐意和您讨论。

周末愉快。

爱诗

2019年6月8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