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中大新闻与传播学系退休教授 马杰伟
2019-06-22

大新闻与传播学系退休教授马杰伟 -- 年轻人非被误导 盼在香港活得有尊严

赵云:

两年前,我写了篇专栏,题目是「香港遗民」,自言面对社会乱局,不必执着于经世治乱,活好自己的生活就够了。你读完很生气,写了一篇长文回应。还记得那个星期日早上,女儿大声笑说:「有人批评你呀,报纸全版!说你退休上岸,还叫下一代不要作无谓对抗,十分不负责任!」

 

起初看赵云这个笔名,还以为你是个男孩,直到你来我家吃饭,才知道你是个女生,以前是港大社会学系吴俊雄的学生。你在文章里说,就算时不我与,仍要身体力行,将香港精神在民间传承下去。

很感谢你和一群年轻人,两年前成立了民间组织「酒精沙龙」,隔两星期聚会一次,还邀请我参加,让我认识很多二、三十岁的朋友。上星期五,6月14日,金钟出现激烈冲突之后两日,在深水埗合舍,我们举行了第43次沙龙。Sampson在会上介绍我,是在研究他们有什么实质行动,答案是,饮酒清谈,并没有做实事。其实我不是来研究什么,我的参与,是为了给自己打气,认识一群努力要在香港活得好,活得有尊严的年轻人,对我来说,每次参与都是提醒自己,香港人仍然对美好生活有所追求。

清谈不做实事的沙龙,其实意义甚大。那天晚上,外边风高浪急,我们在深水埗一条昏暗的街道,有这样一个明亮的小店,很多人都在冲突现场,带回来催泪烟与胡椒喷雾的赤痛经历,目睹比自己还小的中学生在烟雾之中,劝不劝止?参不参与?大家充满内疚、犹疑与争扎。一整晚的沙龙,除了眼泪、忏悔、提醒、打气之外,还有很多丰富的观察和笑话。少年人的勇气与坚持令人惊讶,但他们会在群组说,我在「太古城」,其实是在「太古广场」,又说,「警察开枪,快跑」,却没有说自己在什么位置。我身边不少五十岁以上的成年人,很多都认为青少年容易被误导。但在沙龙里大家都观察到,今天少男少女十分小心,对各种资讯都有怀疑,再三核实来源,敏感的话不会在Facebook、IG分享,而转用加密的Telegram。我见到少年人搭地铁,宁可排长龙买票,而不用个人八达通,免留行踪。

从你们得知什么叫做「小冲冲」,就是不打算被捕,不打算受伤,但又不想只是旁观。我相信不少年轻人,甚至我这样年纪的,看见政府坚持己见、漠视民意,都希望自己不只旁观,也不想游行表态之后,就回家了事,所以有信徒唱圣诗,有妈妈群组搞集会。「小冲冲」不是勇武冲击,也不是被动的单纯表态,希望以后在沙龙里,大家再深入探讨社会运动的新变化。

赵云,这些年,我们经历失望、愤怒、哀伤,也有时会激动地喊口号,有时苦思而不见出路。沙龙只谈风月,评弹时事,喝一晚酒,看来没做过什么,但一群看似陌生又熟识的朋友,走在一起,有种同路同行的群体感受,已经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们因为一篇文章而认识,走进了这个看似没有组织的网络,交织在香港社会巨变之中,对我来说,是你间接送给我的一份退休礼物。

你邀请我在第一次的酒精沙龙分享,题目我还记得,是鲁迅引匈牙利诗人的一句:「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社会就是无数人生的交叠。人生漫长,有起有跌,在时势最绝望的时候,人总也要勇敢生存。在看似有突破有希望的时刻,也要知道在悠长的人生,不会一帆风顺,香港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很高兴能认识你,两年前你对我的批评是对的,我不必退隠在私人的世界。「香港精神」,要你和我身体力行的传承下去。

马杰伟

2019年6月22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