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浸大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 郑炜
2019-06-29

浸大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郑炜──「无大台」群众运动错落有序 机中有

*标题由编辑所加

洁平:

这个炎夏,你忙的过来吗?我记得你曾慨叹,2003年七一游行开启了香港人的一段「悠长假期」。我明白你指的假期,不是休息、不理公共事务,吃喝玩乐。而是官民主动掌握政治和解的空间,各自紧守岗位,尽量发挥和发掘香港这座国际都会的优势和特色。

由于七一游行由议会内菁英领导,所以民主派和自由党很容易便将街头的力量转化为选票,透过发挥议会监察功能,彰显代议政制的价值。虽然不少研究指出中央自始改变治港方针,但在曾荫权任内,的确推动了一系列的政治民生改革,谘询架构中亦敢于吸纳异见声音,争取民意。得益于这个气候,我可以在象牙塔中埋手学术,你亦在夹缝中笔耕不断,还在香港创立了华文世界其中一个最有深度的的媒体。

但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后,政府不单没有修补社会撕裂,反而有权用尽。这套策略,表面约束了反对派的行为,但实际无法取得民心。结果我们国际城市的核心价值被削弱,政治灵活性越来越少,香港人这段悠长假期,亦似乎去到尽头。

我们没想到,会在2019年的六月,再次遇上香港社会的转捩点。机中有危,福祸相倚。

「没有大台」的动员模式,突显了telegram、连登等社交媒体和讨论区的作用。其好处是百万人的游行和野猫式的占领,互补不足,错落有序。没有了领袖,行动方向变成要依靠社交网络的互信和实时的策略讨论,令大部份的集会反而呈现一种集体克制。这不单修补「和理非」和「勇武派」的对立,亦令政府进退失据。示威者称此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正是这种大型却克制的群众运动,赢得国际媒体和社会的同情,令香港故事变成国际议题。示威者抓住G20的时机,众募广告、到领事馆请愿等方法,其实传统民主派都会用,但他们主要是希望取得道德支援,却时刻避免被扣勾结外国势力的帽子,落入大国博弈中不能自拔。

但这种去中心社运的坏处是很难「收官」(围棋比赛中的最后阶段),说示威者是被人煽动或受外国势力,只是见树不见林,更低估了年青人的独立思考和怨气。他们大多尚存赤子之心,表面上对制度失去信心,但又同时希望政府聆听市民诉求。我们连日来的现场民调发现,竟然逾八成的年青示威者,认为和平集会和激进手法可以互补不足。对冲击的接受程度骤然提高,令运动呈现愈多的不确定性。

可喜的是,不少示威者近日已将众多诉求聚焦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如果政府能够主动委任有公信力的法官、律师和学者主持,确立调查方向,厘清事实,就可以透过完善制度,真正修补撕裂,并将社运的热情,转化为优化体制的能量。事实上,当政府动辄要考虑前线警员的情绪,反而削弱了文官系统对警方架构的有效领导。

到底这波社运高潮之后,香港是迎来阳光明媚的悠长假期,可以休养生息;还是重回寒风凛冽的泥浆摔角,跌入不断抗争、打压的循环,我们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如果「Be water」是这波新运动的关键词,是否懂得「堵不如疏」的传统智慧,就取决于为政者胸襟和愿景。

Edmund

2019年6月28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