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沾与香港的本土性》 撰文∶港大社会学系副教授 吴俊雄
2014-05-19

自由风自由Phone【公民社会】系列∶《黄沾与香港的本土性

撰文∶港大社会学系副教授 吴俊雄

 

黄沾是本港流行文化重要的创作人,所以研究他的作品,就能回顾香港人几十年来细听过的声音、阅读过的文字及于电视上看过的重要画面。

 



例如,他在1970年代,为香港家计会撰写广告歌「两个够晒数」,这一曲标志着香港由人口多变人口少,由一个颇为传统的社会变成摩登社会的转折点,短短数字,捕捉了整个香港对于生育及生活的态度。他的电视主题曲更诉说了香港人心情。例如电视剧《家变》中的一句,「变幻原是永恒」,就可算香港人的主题曲,反映港人身处此地的生活形态,何谓「变」与「不变」。

 

除了捕捉,他的作品也带领大众的想法。香港于49年至60年代的本土意识并不强,直至60-70年代,有一群创作人以粤语创作,藉本地化语言、本地化氛围呈现感性,将市民的生活点滴聚焦成作品,作品再流传,带头将零散的想法汇聚,例如《狮子山下》。换句话说,黄沾及他那一代创作人催生了「本土意识」:知道自己原来「同坐一条船」,知道为这条船着想,如何在同一条船上共事,带动了「香港人属于一群人」的意识。

 

有趣的是,黄沾的身世及作品相对于「本土意识」,有一层微妙的关系。他自49年来港后,当时8岁的黄沾不情不愿却要无奈留港,往后十多年皆在思考怎样回去内地。直至80年代,他的文章风格才开处转变,处处透露「我爱香港,天经地义」。即使如此,他对中国的感情依旧强烈,例如他家中的藏书大多是中国的诗词、古文、哲学,翻阅最多的,不少是五四时代的文学作品。因此,七、八十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他采取「疑中留情」的态度,尽管对中国诸多批评,也很反共,同时却不会一刀切认为中国全都是坏的。所以他所催生的本土意识是复杂的,是背负着种种中国文化、历史、地理,甚至管治的矛盾与牵挂,去讲香港的心情。

 

他和他一代的人,对于「本土」及「大陆」、「南」与「北」的对立,是个复杂的混合体,既爱且恨,既想分离又同样又觉得一定要融合。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