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0720】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 何家骐
2019-07-20

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何家骐──从警政研究看警民关系发展

*标题由编辑所加

陈明銶教授:

转眼间你离开了差不多一年了,我还记得,最后一次与你见面,就是完成了你在史丹福大学举办的研讨会,如果这刻你还在,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我想,你目睹百万人上街,和平理性地展示诉求,你一定会以身为香港人为荣;同样,你看到警民对立,你一定会十分心痛,并会以你十足的中气,喝令那些政治领袖应该拿起勇气,承担解决问题的责任。

 

当年我决定修读博士课程,并选择了警政研究作为课题时,很多人冷眼旁观,我曾跟你提过一些朋友的疑问:「警察根本不需要研究,因为他们只是前线人员,要了解保安政策,不如访问保安局的官员,翻查政府决策局的档案。警界中人,也觉得他们不应该被研究,他们总是觉得自己的工作涉及行动机密的资料,不方便有「外人插手」。你当时给我的鼓励是:「无论喜欢与否,所有市民都会都要都曾接触警察,总有一天,他们会觉得需要理解警政,纵使现在我们对警察研究的不重视,如果有天社会爆发了一些官民矛盾,警察制度,执法行动,以致警员行为等,都会立即引起市民的注意,警察研究亦会瞬间变成炙手可热的议题。

您的预言果然再次在2014年后发生。五年前的占领行动,令香港市民突然间对警政多了很多注视。香港的警民关系,是不是突然间变得很坏?香港警察是不是「政治化」了,这些疑惑,似乎和他们一直在电影电视剧中看到而产生的认知,有所不同。最近的警民对峙事件,坊间对警政议题的注意,又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点。

前天有位小学生问我:「老师曾说香港是亚洲罪案率最低的城市之一,警察专业,市民守法,社会稳定,为什么近来在电视中,经常见到警民冲突」一时之间,我也不知何以用三言两语向弟弟解释清楚!是的,去年我也在北美报告,说参考大学的调查数据,市民对警队的满意度,从今2005年的高峰,下跌了不少,位列各纪律之末。作为警政学者,我留意到香港警队其实在不少外地人的眼中,总比起自家的警队专业,有效率及可靠。为什么有城内跟城外的人有那么大的反差?

过去数周的警民冲突,市民对警队的行动又再引起大规模的争议:不少执法者觉得自己敬业乐业,被批评真的十分委屈,而市民,也有不少对警队行动的手法有所保留。参考外国文献,过去廿多年,警队大致参考外国执法部门处理游行示威手法,尝试用「商讨式管理」策略,同示威游行主办单位协调,试图找到秩序管理及表达诉求的平衡,但过去数星期的示威行动,像脱离了过往既有模式,好像没有明显领导,这些转变会否令警方一直以来行之有效的处理手法受到挑战,值得探讨。这些情绪化对立产生的因由,绝非单纯是警队及示威者行动所引发。

警民间的不信任,当然和这些年来市民对政府及领导人认受性有关。与其只在意人事,我更相信制度。英美近年都曾发生大型警民冲突,他们不少都会指派专员,赋权他们进行深入的调查,了解事件发生的详细始末。这对于争取市民重拾对警队及政府的信任,缓和当前紧张的对立情绪,十分重要。记得在你的课堂上,不下数十次道出六十年代两次骚乱是香港发展的分水岭。很多学者其实都提过,政府在1966年九龙骚乱平息后,曾详细就事件的始末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并发表报告提出加强政府与青年联系的建议。吊诡的是,历史又再重演。以史为鉴,当年的剂药未必能够解决五十多年后的信心危机,但总是一个可行的方法。我希望现时在位的领导人,要有勇气及决心,主动解决问题。警民关系的好与坏,其实不尽与警队及民众的好与坏相关,我知道你会同意我的看法。

如果你还在,今天就是你的七十大寿了,生日快乐,谢谢你当年的启蒙及一直的关顾,我会继续努力做好香港研究。

何家骐

2019年7月20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