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0824】香港记者协会执委 陈朗升
2019-08-24

香港记者协会执委陈朗升——镜头作大众耳目 反修例浪尖上的记者

车仔:

很久没有和您通信,记得代我问候Jackie。

记得上次和您在 whatsapp 谈到英国脱欧问题,住在伦敦的你表达了对文翠珊政府的失望。面对硬脱欧的政治危机,英国可以更换首相的方法谋求出路,但在你和我的老家香港,反修例的抗争已持续两个月,仍然未见解决的曙光,警民冲突旷日持久,我们作为记者,就天天站在冲突的浪尖上。

自从6月9日过百万人上街,表达反修例的诉求,当天晚上示威者冲击立法会,揭开了反送中抗争行动的序幕。当晚我在立法会采访,警方控制局面后,一路扫荡,驱散示威者,也一并把原本有合法采访权的记者也一并驱离,我和其他行家在警员的胡椒喷剂喷咀下,以及警棍的威吓下,由立法会一路退守大约800米,去到近会展中心一带。

三天后,立法会原订复会二读审议《逃犯(修订)条例》,结果示威者和警方爆发激烈冲突,一直持续至入夜,期间有行家遭受警员枪弹棍盾所伤,记协至今一共收到33宗涉及警员对记者无理阻挠采访,或粗暴对待的个案,其中 27 宗个案已交予监警会跟进。不过,由于所有投诉个案都须交由隶属警方的投诉警察课调查,现时只有一宗个案的行家,愿意亲身向投诉警察课,作出投诉。

其实记协收到的投诉,主要有三类,分别是阻挠采访共11宗、言语侮辱共1宗,以及被警员枪弹、盾牌及警棍所伤,共21宗,占总体投诉个案64%。其中在没有示威者情况下被催泪弹袭击有 8 宗、被胡椒喷剂或水剂喷射 5 宗、被警棍打有 4 宗、被警察盾牌撞打3宗,以及1宗被橡胶子弹或布袋弹所伤个案。

自从6月开始,我几乎每星期都有两至三天走到警民冲突的最前线。虽然警方现时也派出传媒联络队协助,但警方一进行扫荡或驱散行动时,仍然有枪弹落在只有传媒身处的位置。好像上周在再有群众围堵深水埗警署,警方在驱散时又再向只有传媒身处的行人天桥发射催泪弹。

虽然现时大部份行家都配备保护力强的防毒面具,但其实头皮、手脚皮肤等部位,仍会接触到大量催泪气体,对现场记者造成身体伤害,已有行家因为经常置身在冲突地方,频繁地接触催泪烟,因而出现出疹、持续流眼水,肚泻及呕吐等症状。

不过,相比皮肉之苦,更令行家失望的,是警员或支持警方的市民,对新闻工作的不理解。例如前綫警员经常指责记者「没有拍摄暴徒」、上周在机场的冲突,有赶来增援的防暴警察得悉同僚受伤后,指责在场记者「助纣为虐」;再上周在深水埗的街头,一名年轻的女警着我不要拍太多片段,说「你影完都唔出」。

其实这些朋友对传媒工作可能存在太多误解,以我为例,其实不论是警方速龙小队的拘捕行动、还是示威者以砖块打烂纪律部队宿舍的窗户,我和其他行家都一并站在最前綫拍摄,我更因站得太近而被警方的手掷胡椒弹带火碎片烧伤,幸无大碍。现时直播片长达数小时,可能前綫警员和支持者没有长时间收看,再加上网上不时有一些所谓「主流传媒已删」片段,令双方产生误解。

更甚至有撑警人士指骂记者,甚至在元朗721事件中,有白衣人袭击记者,我的同事及保护她的市民,因而受伤,令我十分难过。

相对之下,示威者阵营亦会出现违反新闻自由的行为,例如要求记者不要拍摄某些场面,删除影到示威者面部的照片或影片,甚至破坏某些新闻机构的采访车。

诚然,记者的镜头是大众的耳目,不论其个人立场。《记协专业守则》言明,「新闻工作者应致力确保所传播的消息做到公平和准确。」以我理解,公平准确就是我们如实地报道和拍摄现场情况,所以不论是警员还是示威者,阻挠新闻工作者公平和准确地采访拍摄,记协必定据理力争,绝不含糊。这也是我们在两个月来,发出近30篇声明的原因。

香港记者的待遇虽然普遍欠佳,但同业视新闻工作为社会责任,正如哥伦比亚大学普立兹铜像下的箴言,对记者的描述如下:「......大公无私、训练有素、深知公理,并有维护公理的勇气,才能保障社会道德。」

车仔,当然我们不能忽视政治和经济的因素对传媒机构的影响,但前线行家报道拍摄时,政治和经济的有形之手仍未能越俎代疱。当记者尽力发掘真相、拍摄实况,香港社会才能掌握更多、更全面资讯,让社会不同持份者,再思考香港前境。

生活愉快

2019年8月24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