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CCTV】私隐专员:如非为辨识身分 公开闭路电视不用模糊样貌
2019-09-11

问:港铁表示理解到公众关注太子站当晚情况,因此公开截图,而截图将月台上乘客的样貌模糊,用作平衡公众关注及私隐问题,你同意吗?

黄继儿:截图中,人物样貌是否模糊其实不是最重要,当然这是一个方式,是一个较谨慎的方式。最重要是收集资料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目的是观察人流情况、或是保安,乘客的样貌及身分是完全不重要,这就如新闻报道中拍摄过马路、人来人往,面貌都好清楚,因为收集目的不是用作辨识人的身分,因为这些人的身分对摄影的人或收集的人是不重要,所以不模糊都不紧要,如果目的不是用作辨识身分。再者,不少科技界人士均指,即使模糊都可以复原,因此这不是最重要的考虑。

 


问:今次港铁决定公开截图,所讲的目的是回应公众关注,这与当初搜集乘客面容,目的未必与本身一致,这是否有私隐考虑?

黄继儿:当日在港铁站的事件,事实掌握得未齐全,大家现时对事实都未清楚,我们不要单看这事件,我解释一下原则性保护私隐的情况,如果搜集个人资料的目的,是要用作知悉一个人的身分、购物习惯等,而这个人的「身分」是很重要,这个就是收集个人资料,于是就展开整个「个人资料生命周期」,我们就开始要保障。
《个人资料(私隐)条例》之内是有规定,主要是有6个保障原则,保障由搜集到储存、使用、保安、查阅、透明度,这些我们是有规定,因此何时开始要考虑条例规定,首先要决定是有否收集到个人资料,该个人资料是否很重要,以及是否指定要看一个人,然后作出追踪,这才是我们要保障该人的私隐。如果一个人在街上行走,他的身分是如何亦无关系,这样我们不需要启动私隐保障原则,因为这人的个人资料是不重要。

 

问:以今次事件为例,港铁在搜集时,表示用作人流管理,与现时就事件澄清的目的不一

黄继儿:没错,如当初有严谨指引,如哪些人可以看、保存多久,有一个清晰指引,目的不是用作显示有什么人来过,而是人流、公共安全情况,这没有涉及个人资料私隐问题。

 

问:所以公开都不涉个人资料私隐问题?

黄继儿:没错。那何时会涉及呢?如有个人表示自己当时在场,想查阅自己个人资料,想查看录影到自己当时正进行什么活动,这就启动了(涉及个人资料私隐问题),因为有特定个人资料及身分,他就有权与港铁或该机构取回有关的个人资料,查阅情况,但其他人就不可以代劳。

 

问: 换句话说,港铁是不用将乘客样貌模糊,因不涉及私隐?
黄继儿:如果其目的不是用作辨识一个人,就不用模糊,很多专家都指模糊化后都可以还原,情况如高解像或低解像的录像,或将名字、身分删除,在电脑上科技上都可以还原。现时最重要是如何保障同尊重个人资料,除了我们的规定外,仍有很多良好行事方式。模糊当然可以避免尴尬情况,有人或不想样子出现,但若有关目的保障个人目的不是用作辨识,是不需要遮盖、隐藏,我常举一个例子,大家在电视上见到人群行来行去,亦没有模糊样貌,谁人行过,对电视台是不重要。

 

问:港铁多次以私隐考虑为由,拒绝公开闭路电视片段,是否表示私隐考虑不成立?

黄继儿:由于我对事实掌握不完全,我只是说明私隐条例下的规定,它(港铁)当然是有个原因去做一些私隐保障工作,但这些原因是否法律上规定呢,我只可从法例上去解释有关规定。

 

问:港铁决定公开闭路电视片段截图前,有否征询公署意见?

黄继儿:照我的纪录,是未有。

 

问:港铁指,闭路电视片段收集有严谨指引,要有既定程序,获授权人员才可查看闭路电视影像,根据一般指引,用闭路电视时有何指引及程序?或是什么授权人士才可查看?

黄继儿:有指引是好,我们鼓励每一个机构,收集个人资料的时候,有清晰指引,不止给予同事,亦要给受影响人士都知悉指引。透明度对每一个机构的信誉是很大影响,因此我们经常鼓励机构尽量透明,将指引及政策公诸于世。如要收集个人资料,而这个人资料的身分是很重要,应要有足够通知,告之受影响人士正在进行收集工作,现时很多公共场所,如医院或屋邨,都会写明正在收集个人资料,指引是写了要通知受影响的人,而储存多久在法律上没有规定,法律是规定如达到目的后就要删除资料,因此储存期不可长过达到目的后,至于如何使用,开始时已告之目的,使用情况是要与目的一致,如用作其他目的,就要先得到当时人同意,如未有同意则是违规。

 

问:港铁公开闭路电视截图, 如有乘客见到容貌公开,觉得港铁不当收集个人资料,可否提出反对?

黄继儿:有廿年左右的案例提到,这个情况(公开乘客容貌)是无收集个人资料,例如没有写您的名字,(与条例)无关,现时沿用法例亦一样,正如的士司机上装有录影设备,要清晰告知,如果你又录音同时录影就构成辨识个人身份,如单单录影或录音亦未必是(构成违反私隐条例),这是一个案例我们沿用至今。
如你有违规,亦要看法例上有无豁免,如特殊情况、侦查刑事罪行、防止罪案,就是违规下都可以豁免责任。

 

问:是否即使港铁公开整条闭路电视录影片段,亦不存在私隐问题?

黄继儿:不存在违规的责任问题,如公开是为了公共利益,包括侦查案件,防止罪案发生,或有人申请法庭命令,条例亦规定如法律程序进行中,拿到法庭命令,是有豁免,但只可以用于与有关命令,不可以一般性地用,如法庭需要资料作考虑,只可这样(使用),不可以公开或给传媒看。

 

 

 


【自由风自由 Phone】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陈燕萍、区家麟、陈景祥、陆宇光

监制:陆宇光

编导:高福慧、陈颢之、王磊

制作团队:何立彦、蔡君颖

专题分类:新闻热话
发表评论
意见



看不清楚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