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1019】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 沈旭晖
2019-10-19

GLOs创办人、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晖——香港人身份认同何来?

各位香港朋友:

相信于过去几个月,大家一同经历各种高低起伏。我们有哪些最大得着?我们又正在争取一个怎样的香港呢?

我记得我小时候的香港,可能就是最黄金的香港,英国殖民管治高压的一面开始远去,自由民主的概念开始落地生根,中国模式尚未出现,但六四集会、华东水灾集会可以同步进行,当时大家不会深究身份认同的问题。正如邓小平所言,是「马马虎虎」的爱国者。

当时的香港经济位居世界前列,软实力无以复加,我于美国和英国读书时都是以强烈的香港身份认同为荣。香港当时的成功之道可归于简单的哲学—水至清则无鱼,这学问于回归后有被掌握好吗?

究竟是否回归后,所有东西都是刹那间改变?究竟是否正如政府或者北京的朋友所言,一切都是外国势力、地产霸权、通识教育或是没有国民教育所导致呢?

回看十年前的2008年北京奥运、10年的上海世博,清明上河图来港展览时万人空巷的场景。那些时日,香港人对中国的身份认同是过半数的,年青人还未有港独诉求,一切似乎都「形势大好」。这不是北京眼中最期望的事实吗?为何十年间一切都改变了?

《经济学人》较早前的民调中,居然只有百分之三的三十岁以下年青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如果你认为香港没有国民教育导致缺乏身份认同,那为何官员们的子女会抛弃香港的教育而到海外读书、甚或移民?那么,到底过去的十五年发生了何事令香港人感不快呢?是否因为打破了「水至清则无鱼」的哲学呢?

香港正在发生的事相信令不少人忧心,但是否单靠三万警察便足以止暴制乱呢?如果一个社会令一代人两代人三代人都失去信心,就算社会表面上一切正常,似北韩般生活又是否开心呢?

近月来,我们特别担心的,除了社会的动荡不安外,亦见到过去几十年凝聚的社会共识、核心价值被慢慢破坏。无论政府还是亲北京的媒体,批评的对象,由本来所谓的反对派,变成了批评教育制度、校董会、医管局包庇武力,慢慢到国泰航空、汇丰、法官医生律师专业人士或者媒体,包括香港电台,似乎全部皆是犯错的对象,只有撑警才是政治正确的行为,这样又是否真正意义上的「揽炒」

其实香港本来就处于漩涡、国际关系的灰色地带中,我们从小便相信沟通的价值,亦相信社会本来有和而不同的价值观,但不代表香港人没有底线或原则。而这种原则也见于以前不少的建制派身上,例如前特首曾荫权也曾于香港家书讲过「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两种生活方式、两种货币、两套法律,甚至是两套价值观」,明显地,香港和内地有不同价值观,否则也不需一国两制。又正如曾荫权说,「深深明白到香港要持续发展,香港人要生活得愉快,要贡献国家,更要保持香港的独特性」,但未来还有这种独特性吗?

政坛前辈李鹏飞也讲过,「特首这份工作,当然是面对两个不同的老板,但当一国两制有冲突时,自然应该站在香港人的一边。」但现在的上位者有这个意识吗?

我一直觉得2012年是香港、中国乃至世界的分水岭,「全面管治权」这套新管治哲学从此出现,以前我们眼中可以自行处理的问题,刹那间都会被上纲上线演绎,动辄便被演绎成国家利益、国家矛盾、国家主权、国家统一、国家团结。当然,这些问题很重要,但是否一举一动一呼一吸都需被上纲上线呢?自从2012年出现的结构性改变后,香港人情绪明显地愈来愈低落,社会矛盾愈加尖锐,对立也代替沟通成为新香港常态。自始,身份认同问题也好,捍卫核心价值问题也好,渐渐由次要矛盾变成主要矛盾。特区政府是否明白,这些才是深层次矛盾,我们所关注,而非有没有楼。

身边不少朋友本来也是较务实的,不问世事或是专心养妻活儿,但突然间有一种觉醒,香港下一代会否还有核心价值?还有真香港人吗?曾几何时,街上没太多金铺,香港人可以互相于小店开玩笑,充满人情味。甚至facebook不久前还能畅所欲言,无需改名;当你捍卫香港核心价值时,无需上纲上线,无需担心因而失业;过关深圳时无需被查手机,无需因香港身份于内地媒体承受批斗。当时两地有一度相对健康的防火墙,互相尊重,非今时今日般,每个环境每个家庭都有一种群众斗群众的局面。

今日台上官员、上位者不少都是老相识,也有私人交情,也曾十分尊重。不论是香港之子还是香港之母,大家都是香港人,为何刹那间似乎都失去香港人的智慧和价值观呢?新一份施政报告,似乎又把问题根源指向房屋问题,但是否这么简单?人生存在于世,只追求安居乐业,其他价值观都不存在?如果只是这样,北韩是最快乐的地方吗?否则,为何有些事情会被轻轻放下,是否缺了解决问题,甚至指出问题的勇气呢?

我们好希望,属于香港人的问题,可以用香港人传统的智慧及方式,真正解决深层次矛盾。

香港人,努力加油。

 

沈旭晖

       2019年10月19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