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1026】大律师公会执委、资深大律师 骆应淦
2019-10-26

大律师公会执委、资深大律师 骆应淦要求有势力有公权者道并不可耻

**标题由编辑所加

Peter:
 
老同学,你好吗?不经不觉,已经相识过半世纪了。
 
我俩同一年出生,一同读法律,一同毕业,一同进入法律界。你还记得吗?我19岁时,是你教会我游泳的。这些年间,与你一同走过无数高高低低的山谷,更加一同经历了香港几十年来的起起跌跌,风风雨雨。

我明白你为何会觉得奇怪,我作为一个刑事大状,涉猎刑法40年,多年培养出来的专业,理应难以容忍有人明目张瞻地犯罪、破坏法治。的而且确,今时今日的种种冲突,都冲击着我固有的认知、信仰、甚至价值观,令我觉得特别痛苦。
 
你会说,近日的冲突之中,不少在读中学的少年,他们堵路、 严重破坏、甚至伤人等等,公然违法,如何能视而不见?要良好守法的公民支持纯綷的犯罪行为,支援年轻人犯法,相信并非香港过往坚守的价值。
 
但是,我们抚心自问,如果这些在被制服后,仍然被执法人员打到头破血流,身体严重受伤的年轻人,是我们的亲生子女,或是我们的孙仔孙女?我们会作何感想?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事实上,香港和国际社会有很多人也同情这班为改变制度不公而努力的年轻人。当年轻人准备好牺牲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来换取改变时,制度有聆听、有让步吗?
我们不可以也绝不能宽恕暴力。我认识的人,但凡是有学识,有理性的,都没有宽恕参与暴力破坏的示威者的。但仅仅谴责有何用?这不会触及问题的根源。
 
回到一切的起点,我们必须紧记。是政府要硬闯,在社会未有共识时,强行通过《逃犯条例》修订。是这些年轻人用武力堵住了进入立法会的通道,并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后,政府才不得已暂缓。很大程度上,是那些掌权者的顽固,播下了暴力的种子。
 
更遗憾的是,当政府政策愈趋集权化,负责执法的警方都成为问题之一。6月开始,警方发射催泪弹生活化;暴打已被制服的示威者;近距离无差别发射胡椒喷雾的片段俯拾皆是;于警署内向被捕人被施暴的投诉已是常事。
 
但警方只是不断否认滥权及犯错。而在 10月1日枪击18岁示威者发生后的几个小时内,警务处处长立即把这种行为正当化,并称其「合法」、「合理」。但我们知道,基本的国际准则会要求在事后全面调查并公开报告 。
 
其实,要求有势力,有公权,有武器者问责,并不羞耻。警务人员作为被赋予公权同拥有各种各样杀伤力不等的武器的纪律部队,无论是面对市民大众定示威者时,都不可以使用过份及不必要的武力。但现实中,警察漠视警例隐藏身份,试问平民百姓如何识别警察的身份?如何要求违法警察承担责任?
 
没有人低估执法者的困难,但是警方有展示出应有的理性与克制吗?任意拘捕司空见惯,平民百姓因向警察叫嚣也被捕。如此作为所牺牲的,是我们长久以来习以为常和引以为傲的准则和程序,以及对警方专业的肯定。
 
如今,我作为执委之一的大律师公会,已正确指出有关法律问题及就此提出意见。指出问题的症结在于冥顽的政府,并不等于漠视暴力,反而是大律师公会捍卫法治的应有之义。
 
除了守法,法治当然亦包含其他同样重要元素,包括对人权和公民权利的尊重 、公开及问责的行政机关、于三权分立原则下有效的相互制约及平衡,以及独立的司法机构。这些元素皆缺一不可。社会的不同界别,尤其是掌有公权力的政府,都有责任坚守这些基本价值和制度,因为它们正是令香港特别行政区独一无二的基石。
 
解决现有的问题,我认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重中之重。唯有将事件真相查出,才可以还各人一个公道。但可惜,大律师公会打从7月开始,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查612及7月1等事件,至今接近4个月,政府却充耳不闻。
 
Peter,虽然多年来,我们的政见往往很不同,但我们都懂得尊重大家的想法,所以依然是好朋友。
 
无论今天的香港有多撕裂,我依然相信,明天会更好!大家保持乐观,希望几年之后,一同共享收成期!
 

 

骆应淦

       2019年10月26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