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191207】湾仔区议会前主席 黄英琦
2019-12-07

湾仔区议会前主席黄英琦——为区议会「充权」力量源自社区

*标题由编辑所加

 

WK

 

转眼你已离开了11年,当年你曾是湾仔区议会的军师,因为你的博学和创意,湾仔区议会才能在推动以人为本的市区更新这件大事上,取得了突破,包含了街坊的诉求。

 

我相信你在天上一定睇到1124日区议会投票日万人空巷的画面,民主派今次在17区取得优势,很多人都说,希望区议会能够改变和创新。不过,可以点样变呢?我在思考时总结了你当年的几个想法。

 

第一,区议员必须由被谘询者,变为主动的社区设计者

以往,很多区议员常说,「区议会是谘询架构,没有实权」,于是议员接受「做唔到」这事实,唔想支持新事物。当中也有例外,譬如屯门区议会就用社区重点项目计划的钱,成立了「青年梦工场」,推动年青人在社区创新,做得有声有色。在未来一届,有这么多新议员,大家首要是唔好不划地为牢,不再讲「冇用」了。

 

我记得你曾经讲过,有一种失当和腐败叫「不作为」,即系事事因循,墨守成规。香港能走到今天,靠的是 CAN DO精神,把「能做到嘅」的心态放在区议员身上,就是看到社区需要,相信街坊智慧,同街坊一齐推动有创意的社区发展计划。

 

例如,当议员收到风,知道政府正在构思某些发展方案时,不如主动了解发展的需要性,研究其他社区如何拆解同类问题,突破「被谘询」的角色,推动街坊参与,为社区充权。

 

很好的例子是深水埗的布艺市集棚仔,在过去三年,档贩同区议员,学者和设计师等合作,规划了如何搬迁棚仔,成立社会企业,又同时可帮助香港年轻时装设计师的跨界win win案。我期待新一届的深水埗区议会能确保棚仔的顺利搬迁。

 

第二,是要有实验的精神,政策落到社区行得通吗?当然需要先测试

实验不是科学家的专利,社会政策的更新,更需要不断的实验,才知道是否可行,区议会是最佳的实验室平台。

 

例如,一直有呼声想重发小贩牌,研究和觅地要好几年,不如即时在闲置空间做个短期实验,看看点样发展新的社区经济圈?

 

面对棘手问题,如有露宿者在社区,不能只赶尽杀绝,议员要有同理心,落区倾计,理解他们的需要。露宿的朋友要感受到被尊重,其需要被回应,才会有动力脱离露宿状态。

我们的城市需要人性化的社区,区议会支持活动的价值背后,是促进社会公义,例如为基层小朋友拓展游玩的空间,为失明朋友思考更好的过路安排。总之,区议会要善用社区网络,同公民社会一起实验,系赢就一齐赢。

 

第三,一切由地区需要开始

 

点解会有大白象工程?是因为没有认真研究和公众参与的过程,未有搞清楚居民最想要的是什么。要避免大白象,区议员非为自己的政续,而是为社区,要懂得聆听居民的声音,定义问题的优次。不要睇小街坊的能力,我觉得很多居民,老老少少,都会有兴趣参与讨论,大家都期待长知识。

 

进入区议会,为的是社区的多元共融,人人有机会。区议会联谊式活动不是主菜。新一届区议会可以思考改变资源的运用,拆墙松绑,把资源放在社区营造,找到更多的治本方案。香港自八十年代有区议会,每届区议会都会讨论同样的后巷垃圾问题,四十年了,这垃圾问题依旧困扰社区。有没有其他较治本的方法?

 

WK,你是学历史的,知道区议会在殖民年代成立,其角色是花瓶多于实质影响力。未来四年,政府也要学习与新的区议会磨合,有人担心政府会以削权和缩减资源来回应,那议员可以做什么?你拥有拉拢不同意见寻求共识的能力,应该会说,区议会要变成「真‧议会」,力量来自社区,来自街坊,当他们共同学习,社区就能聪明的创新。这样说,议员相信街坊,就足够了。

 

WK,我知道你会在天上守护着我们,请你也祝福所有即将就任的区议员,让他们保持正直和觉醒的心,开局顺利,为我们的社区带来改变。

 

Ada

2019127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陈亮均、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